历史的回顾

中医学是在“天人相应”“天人一体”整体观视域下以生命感悟和临床实践的形式孕生出一种相对稳定的原创式的理论体系。这种原创理论体系蕴含着中医学的科学本质——既有合理的解释性系统又有有效的临床实践。

不久前,酝酿了33年之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简称《中医药法》)正式施行,中医终于有法可依。《中医药法》规定,中医从业者不必再进象牙塔,可以师承的方式学习,由师父推荐、考试合格后即可取得医师资格。对于市场上没有供应的中药饮片,医疗机构也可自行炮制、加工成饮片。

图片 1

中医药植根于中国文化的深厚土壤,发祥远古,博大精深,有系统、完整的理论体系。据《史记》,黄帝时医术已相当发达。大将兼名医俞跗,“治病不以汤液醴酒”,能够“湔浣肠胃,漱涤五藏,练精易形”。至西周,医学已开始分科,政府对医疗卫生有严格的管理制度,年终要对医生实行医绩考核。春秋战国,中医学受益系统思维阴阳五行,逐渐形成体系。西汉时,医理和医术已呈百花争艳,各吐其香的局面。《汉书·艺文志》载,有医经7家,经方11家,计490卷之多。《黄帝内经》只是其中一家,后来成为中医学之大成典要。东汉《神农本草经》成书,张仲景《伤寒杂病论》问世,标志中医临床医学走向成熟。三国以降,中医学各门类、各学派竞相独立发展,造就出众多大医家如璀璨群星,汇聚成一条奔流于世界东方的医学长河。至迟唐代,中医学术东传朝鲜日本,西经阿拉伯而进入欧洲。中医药为中华民族的健康繁衍和人类医学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中医学的健康观认为,人的生命活动是机体在内外环境的作用下,有多种因素相互作用维持的动态平衡,其医疗模式重视人的禀赋体质、精神心理、自然环境、社会环境对健康和疾病的影响,反映了从疾病医学向“人”的医学转变的这一发展趋势。

不必科班出身,重回师承时代,这是“发展中医药事业应当遵循中医药发展规律、体现中医药特点”,还是“自降”中医门槛?会产生这样的疑问,是因为我们与中医的暧昧关系看似很近,实则陌生。所以才会出现“中医粉”与“中医黑”两大截然不同的对立信仰阵营。

2007年一本老书,而且是身败名裂的方舟子写的。但是不能因人废言,而且中医的问题早已是众矢之的非他一家之言。

鸦片战争,英国殖民者的坚船利炮打败了清政府,西方文化随之也猛烈冲击中国。自此,中医学便面临着西医学和西方科学的严峻挑战,并几次陷入灭顶之灾。“西医科学,中医不科学”的喊声至今不绝于耳。先是19世纪末有人提出“废医存药”的主张,后是1929年民国政府颁布了消灭中医的六项具体措施,还有20世纪50年代初原卫生部以“中医科学化”为招幌,实则剔除中医药的方针。但中医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认可,终于顽强地生存下来,不仅没有覆没,到20世纪后叶反而越来越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理解和欢迎,越来越发出耀眼的生命之光。在当今,中医已在全世界开花。

中医学是中华民族长期与疾病作斗争的经验总结和高度智慧的结晶,是在“天人相应”“天人一体”整体观视域下以生命感悟和临床实践的形式孕生出一种相对稳定的原创式的理论体系。这种原创理论体系蕴含着中医学的科学本质——既有合理的解释性系统又有有效的临床实践,是中华民族在长期临床实践过程中累积的丰富知识系统,孕育着重要的观念来源和精神因素。科学学的创始人贝尔纳在对科学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之后指出,科学“不能用定义来诠解”,而“必须用广泛的阐明性的叙述来作为唯一的表达方法”。在他看来,科学至少包含五层含义:第一,科学是一种建制;第二,科学是一种方法;第三,科学是一种累积的知识传统;第四,科学是一种维持和发展生产的主要因素;第五,科学是一种重要的观念来源和精神因素,是构成我们诸信仰的最强大势力之一。这里,我们借助贝尔纳的“科学”理解来对中医学自身属性进行科学性阐述。

图片 2

写在前面,虽然自认为对中医有了了解,但是与人交流自己中医观的过程中,我的观念也在转变:

命运变迁说明了什么

中医学拥有着原创性建制形式

何时开始“中不如西”?

一、对中医的态度,不是检验一个人智商的衡量标准。

早些年,有家大公司面试时会故意问中医问题,如果你回答中医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标本兼治、辨证施治……无论你其他表现多杰出,都会被直接干掉。最近这些年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与人争论中医,并以此证明自己的优越感。

所谓「三观检验智商」,完全无厘头。假如你确定自己持有的观念真的比别人高明,它也不足以证明你在智力上比你嘲笑的人更优越,因为你的「正确」,几乎都来自偶然的幸运:因为一个人、一本书、一篇文章等偶然因素的影响。你的「正确」越是稀少,你越该感谢这种「幸运」。因为大多数人都不是能够独自发明橡胶轮胎的毛利人。

中医百年沉浮,国人理当深思!

中医学历经千载而不衰的内在动力在于拥有着自身独特的思维理论体系,包括整体观、系统论和辨证论治等。它以生物学为基础,与多学科相交融,与人文哲学相渗透,有着丰厚的中国文化底蕴,属于自然科学的范畴,并具有人文社会科学的特征。它是集生理、心理、社会、自然于一体,融合了生物学、天文学、气象学、地理学、物候学、心理学、哲学等多学科,表征着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相结合的科学理论建制,包含着宇宙观、运动观、时空观、因果观、本体论、认识论、价值论、审美论、方法论等思维方式和思维方法,反映人体生命的整体性、过程性、主体性、动态性、开放性、系统性、涌现性等特点,拥有着复杂性科学的理论品质。

在“西医”传入中国以前,是没有“中医”概念的,就像“西学”、“国学”一样,这些概念都是历史性的存在。西医刚传入中国时不叫西医,叫“新医”,而中国古代的医疗方法叫“旧医”,过去有的是“岐黄之术”“悬壶”“杏林”“青囊”等称谓。“新旧”是时间或历史概念,而不是地域概念,后来,这种历史性的“新旧”被地域性的“中西”的称呼替代,而事实上英语中的“中医”就被翻译成“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恐怕叫“传统中国医学”更好。

二、在观念传播上,「怎么说」比「说什么」更重要

你在传播一个不符合他人「常识」的观念时,必然会遭遇本能的抵触。即便圣贤也是如此。因为所有人都是被这么设定的。如果你在意的是传播观念,那么,最优先考虑的,应该是技术上如何减少传播阻力,顺利达到传播目的,而不是强行试图让对方接受你的观点。

在任何一个真实场景中,一方彻底放弃自己的观点,都意味着承认对方比自己高明优越。如果被说服者根本不承认对方比自己高明优越,而说服者在传播观念时带有强烈智力优越感,只能使对方不断巩固和强化自己的观点。观念传播最终变成颜面和尊严的攻防战,这大概是最糟糕的传播了。

碰到过太多原本对某个特定观念并不上心的人,因为自尊心之故,转而成为相反意见的传播者。最遗憾的莫过于,我们往往最想说服的,是自己的亲人,但我们却他们最缺乏耐心,很容易把他们逼成中医爱好者。

除非你的争论,不是为了说服对方,而只是为了说服围观者。怎么说永远是第一位应当考虑的。传播观念,应当像推销保险一样,站在被传播者角度考虑。而不是为了证明你比别人智力更优越。有人把誓死反对中医之类的话当签名档。只能说我们都可爱可笑过。。。

图片 3

中医药面对西医和西方科学技术的巨大压力,之所以没有被淘汰,首先是因为它有明显的令人满意的疗效。不言而喻,任何医药如果没有疗效,就不可能流传下去。临床表明,中医药不仅呵护中华民族数千年,而且能够对众多现代疾病产生很好的治疗效果,尤其是功能性、神经性、综合性病症以及疑难杂症,疗效更为显著。即使当今难于治愈和病死率较高的恶性肿瘤、心脑血管病、血压高、肝炎、糖尿病、艾滋病等,中医药也有明显效果。2003年“非典型性肺炎”肆虐,中医临床疗效远比西医为好,给世人留下深刻印象。

中医学在原创性的思维理论体系指导下,以“形神气”的存在方式对人体复杂性适应系统进行整体关系性的解读,以“取象运数”的运思方式建立了病因、病机、诊断、防治等临床科学体系。中医对人体生理功能和病理变化有着整体联系的观点,既指脏腑、经络、气血之间(或在致病因素作用下)互相影响、互相传变的规律性的整体制约性,又指人与自然界的平衡交换,而贯穿于生理、病理、诊断和防治等各个方面。中医学正是按照整体和谐、有序、平衡的组合原则运用于临床实践的,体现了中医理论体系的系统论思想。而且,中医在长期的发展进程中形成的独特的诊疗体系,借助阴阳五行的理论工具,通过理性思辨和直觉判断,对脏腑、经络、气血津液等进行分析、归纳,判断疾病的病因所属,并在此基础上立法、选方、用药。由此说,中医辨证论治不是机械的、孤立的,而是建构在人体有机生命体的整体系统联系之上,因人、因时、因地制宜地考虑到生理、心理、社会和自然于一体的综合辨证论治,这决定着中医学临床思维行为规范。

在中国,所谓“中医”和“西医”的争论,应该是“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的争论。然而,两者在理论基础和表现形态上都迥然不同。

以下是书的节选和笔记:

正如要批风水、算命的非科学性,没有必要先去学习如何看风水和算命。尤其是在有现代医学可作为对照的情况下,只要具有现代医学知识,要判断中医的非科学性就更为容易。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其实远比那些不具备现代医学知识的老中医更“懂”中医。

完全支持把中医作为一种文化遗产进行保护、研究,这至少可以让我们知道古人是如何看病、吃药的。正如完全支持研究甲骨文,让我们知道古人是如何占卜,汉字是如何演变的,但是如果有人声称占卜是科学,要在现在推行,则是要坚决反对的。

所谓中西医之争,其实是旧医与新医之争,是地方医术与世界医学之争,是传统医术与现代医学之争,是非科学医术与医学科学之争。(理清问题的实质是什么。

科学是逻辑加实证。(简单地的说。)
从逻辑上看:

  1. 科学理论必须是自恰的,即本身能做到逻辑上的一致性,至少要能自圆其说,不能前后自相矛盾。
  2. 科学理论必须是简明的,不能包含不必要的假设和条件,为以后的失败留好了退路,也就是说,要符合“奥卡姆剃刀”的原则。
  3. 科学理论必须是能够被证伪的,不能在任何条件下都永远正确、拒绝任何的修正。科学必须能够被证伪,这个说法很多人都知道,但是也引起了很多误解。可证伪性是科学的必要条件,但是并不是充分条件。
  4. 科学理论必须是有清楚界定的应用范畴的,只在一定的条件下、在一定的领域中能够适用,而不是无所不能,无所不包。

从经验上看:

  1. 科学理论必须有可以用实验或观察加以检验的预测,而不只是空想。
  2. 在实际上已有了被证实的预测,也就是说,一个科学理论不能只被证伪,却从未被证实过,否则这样的理论是无效的。
  3. 检验的结果必须是可以被别人独立重复出来的,而不是一锤子买卖,或者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只有你一个人做得出那个结果,别的研究者重复不出来,还要怪别人功夫不如你。
  4. 对于辨别数据的真实与否要有一定的标准,什么是正常现象,什么是异常现象,什么是系统误差,什么是偶然误差,都要划分得清清楚楚,而不是根据自己的需要对结果随意解释。

图片 4

科学并不是绝对正确的东西,它会出错,但是知错能改,能够通过自我修正机制进行纠正,这样科学才能够发展。

中医的理论基础是元气论、阴阳学说和五行学说。

水银属金还是属水?很多金属和非金属元素都能够燃烧,岂非金生火、土生火?(朴素的知识、浅显的知识基本上都来源于不完全归纳法,而不完全归纳法显然不能称之为科学的方法,它更多的被用来一种预测。费马大定理、哥德巴赫猜想如果用不完全归纳法,就完全不需要证明了。)

为什么肝属木?说是“肝之性喜舒展而主升,故归于木。”但是肝何以有这样的性情呢?又是因为它属于术:
“木性曲直,枝叶条达,具有向上、向外、生长、舒展的特性;肝属于木,其禀性也喜条达舒畅,恶抑郁遏制,所以说肝主疏泄口”。

图片 5

现代医学研究跟别的实验科学并没有什么不同,遵循的也是“观察一建立模型一预测一验证”这一套方法。

为了保证检验的客观性,所以科学方法特别强调可重复性和可测量性。而中医恰恰相反,它特别强调的是不可重复性和不可测量性。(所谓每个人体质不同、药量不同。)

科学研究的是普适的自然规律,它没有国界,不具有民族、文化属性。虽然现代科学是在西方发展出来的,但是早已成为全人类的共同财富,也融入了东西方各国科学家的贡献。没有一门科学学科是只有某个民族才有而其他民族不予接受的,也没有一门科学学科是只有某个文化背景的人才能理解而其他文化背景的人无法掌握的。

把中医当成中国特有的科学,把中医的科学地位不受西方科学界的认可归咎于西方人不了解中国文化,那是很荒唐的。

虽然经验有时候含有科学因索,但是经验本身并不是科学,单凭经验而不按科学方法加以研究是不可能归纳出科学理论的,所以“经验科学”的说法本身就不科学。历史是否悠久也与一门学科是否科学无关。有的科学学科(例如现代医学)的历史非常短暂,而有的非科学学科(例如算命、巫术、星相)的历史甚至比中医更悠久。(经验主义的实质是在未知的领域高度怀疑人的理性能力的,对其有限性有高度认识,而怀疑、知错认错、逻辑自洽是科学精神的核心。)

图片 6

事实上,中医主流历来是看不起经验的,鄙视建立在经验基础之上的民间偏方、验方。中医理论基本上并非经验的积累,而是建立在阴阳五行相生相克的玄学基础上的臆想,并根据这套臆想来诊断、处方。

中医之所以相信虎骨、虎鞭、熊胆、犀角是良药,是因为这些动物凶猛、强壮引起的联想,所谓取象比类,类似感应巫术。水蛭会吸血,中医就认为把它晒干了人药能够活血化瘀,蚯蚓(地龙)在土壤里钻来钻去,中医就认为它晒干了人药能够通络利尿。

凡此种种,不胜枚举,以生物的习性附会其死物的药效,这显然不是经验结晶,而是变相的感应巫术。

许多人之所以相信中医的疗效,是因为相信自己曾经被中医治好过,而中医家也在医案中津津乐道如何巧治某个患了疑难杂症的病人。不幸的是,患者的证言和医生的“医案”并不被现代医学认为是疗效的证据。许多疾病都能自愈,在受到心瑾暗示时更是如此,患者的痊愈不一定是所接受的治疗导致的。

但时至今日,一些“中医泰斗”仍然拒绝接受现代医学的临床检验标准,碰巧“治好”了某个疑难杂症就大肆吹嘘,没治好的病例则只字不提,连把自己的亲人治死了也不知反省

我们没有理由相信古人的智慧能够超越现代科学。科学是向前发展的,不可能重归蒙昧。天文学不会重归占星术,化学不会重归炼金术,生物学不会重归神创论,同样,医学科学也不会重归玄学、原始医术。(武侠小说对此思想也有贡献——总是有一本古书记载着盖世的武功)

中医虽然对这么宏观的脏器不能有正确的认识,却有人认为中医认识到了连现代医学都没有认识到的一个神秘的微观系统——经络。
其实经络一点也不神秘,原先不过是中医对大小血管的统称。“经脉十二者,伏行分肉之间,深而不见。诸脉之浮而常见者,皆络脉也。”

其实正如一位临床医生所指出,用简单的推理就可以否定经络的存在。外科医生在做手术时必须清楚地知道每一个局部、每一个层次的神经解剖和血管解剖,如果误伤了神经、血管,后果不堪设想。但是却没有一个外科医生下刀时需要了解经络,不必担心他的刀会割断经络、会刺伤穴位。

一个民族的繁衍生息并不需要靠医术来维持,这证明不了其医术的科学性。其他民族、甚至其他物种几千年来也都在繁衍生息。一个常见的疑问是:历史上中国人面临过的瘟疫,是如何渡过的?有没有中医中药的功劳?其实,没有哪种传染病传染性极强、死亡率又是百分之百的。在现代医学诞生之前,历史上中国人面临瘟疫时的结果和其他民族并无区别,靠的是人体自身的免疫力自然淘汰。

事实上中医可能对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反而有负面影响,本来可以自愈却因不当治疗或为了养生服用有毒的补药而过早死亡的中国人不知有多少。

“中医是系统论,讲究整体,讲究联系,把人当作一个整体来对待,而西医把人看成机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古代医学对人体解剖生理缺乏具体的了解,不具有研究人体细节的能力,所以只能笼统地强调整体、系统。不仅中医如此,其他民族的古代医学,例如古希腊医学,也是用整体的观念看待人体。

现代医学同样强调整体、系统和联系,而且是经过实证的,是一种建立在对解剖、生理的具体认识上的整体,是在分子水平上进行了深入的分析之后的综合归纳。

现代没有哪个合格的医生会愚蠢到只治症状不治病根,如果发现头痛是由于脚引起的,他一样会去医脚。如果脚痛是由于脚部骨骼、肌肉损伤引起的,当然要医脚,如果是中枢神经出了问题引起的,那就可能要医头了。有时候因为病因不明,或者虽然知道病因但目前还没有办法消除病因,才不得已只治症状。

中医讲究辨证论治,标本兼治;西医是治标不治本.难去根,易复发。中医对几乎所有的疾病的本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去治?相反地,现代医学不仅希望能治标又治本,而且对许多疾病也的确能做到治本,像接种疫苗、消灭病原体、切除肿瘤、补充缺乏的营养素等等现代医学的做法,才是真正的治本。
中医对免疫、病毒一无所知,又如何能做到“通过调理身体机能提升免疫力来抵抗病毒”?只有现代医学才能通过接种疫苗等方法做到这一点。“治未病”作为一种治疗思想是可取的,但是有这样的思想是一回事,能否做到是另一回事。首先要知道真正的病因何在,才能真正去预防。中医对真正的病因几乎都一无所知,如何能够做到“治未病”?(历史上,导致人类死亡的疾病中,外源侵入和遗传性疾病占大多数,天花、水痘、鼠疫、流感、疟疾、肺结核、霍乱、小儿麻痹、狂犬病<100%死亡率>、肺炎、破伤风,而中医对此是毫无办法的。)

有很多因素会影响到人们对药物疗效的认定。许多疾病都能够自愈,例如感冒、失眠症,不必治疗也会痊愈。甚至像癌症这样的所谓“不治之症”,也有一部分病人会自愈。还有许多疾病的状况受病人的心理因素的影响很大,给病人服用并无药效的假药(“安慰剂”),也会出现一定的疗效,特别是那些发病机制与精神情绪有关的疾病,例如高血压、失眠症、焦虑症、胃十二指肠溃疡等,安慰剂疗效能达到30%甚至更高。有些慢性病,例如哮喘、关节炎,病情自己会时好时坏。而像心肌梗死、中风(又称脑卒中)这种能致命的疾病,其死亡率与年龄、性别、生活习惯等多种因素有关,波动很大,难以对个体做出预测。还有一些疾病的病情好坏,取决于病人的自述或医生的主观判断,其结果很容易受到病人或医生的主观愿望的影响而出现偏差。

为了避免上述因素,在临床测试一种新药的疗效时,就必须精心设计试验方案,进行对照试验。在对照临床试验中,一组病人接受新药治疗,其他组——对照组——可以有不同的形式,分成不接受任何药物治疗、接受安慰剂治疗、接受已有药物的治疗或不同剂量的新药治疗组,然后比较不同组的结果。(大规模随机双盲对照试验,缺少了其中任何一个,都是不严谨的,都可能出错)

人们相信中药有效的一个常见理由是说它是几千年的经验结晶。但是,我们切不可因为某种东西流传了千百年,就认为它必定有效。风水、算命、巫术同样流传了千百年。

现代药物(也就是所谓“西药”)一般都要经过严格的临床试验才会获准上市。但是有人却认为中医讲究“辨证论治”,同一种药针对得同一种病的不同的人,效果也不一样,因此认为临床试验无法检验中药的有效性。用所谓“个体化治疗”而拒绝临床试验的检验,只是一个自欺欺人的借口。现代医学也承认不同的人之间存在个体差异,因而药物往往只对一部分病人、而不是全部的病人都有效,所以才需要做统计。但是现代医学并不认为个体差异会大到每个人都只能用特定配方的药的地步。一个真正有效的药应该是对相当多的人都有效的。

真正要做到量化,成为现代药物,则必须把有效成分提取出来,例如从麻黄提取的麻黄碱、从青蒿提取的青蒿素,是极少数已被公认的成功例子。

几十年的研究才得到这么一种药物,说明从药草药发现新药虽然有一定的价值,但是价值不大。有一段时间世界各大药厂很热衷于从草药中开发新药,但是也由于效率太低、获益不大,目前已渐渐冷却。在分子水平上进行药物设计和筛选是新药开发的趋势。

图片 7

有许多实验表明,针灸能够刺激神经系统分泌内啡肽,这是一种化学结构与吗啡类似的神经肽,有强烈的麻醉、镇痛作用。如果往动物体内注射内啡肽抑制剂,再对动物进行针灸就起不到镇痛的作用。内啡肽还有调节心血管的功能,这可以解释为何针灸对治疗某些心管疾病似乎也有疗效。(针灸确实有阵痛效果,但跟扎的位置没有关系)

在2004年2月份发表的文章指出,“蚁××”胶囊并非什么天然保健品,而是含有处方强度的药物成分西地那非(又译做“昔多芬”)。西地那非是“伟哥”(正式名称“万艾可”)的活性成分西地那非如果与硝酸盐类药物同时使用,有可能产生严重低血压,出现生命危险。患有心血管疾病、糖尿病、高胆固醇等疾患的患者经常使用硝酸盐类药物,在这类患者申,性功能障碍也是常见的问题,如果他们误信“蚁x×”的广告而擅自服用,就可能出现药物反应,恐有生命安全之虞。

“药力不够,西药来凑”,这其实是当前国内中药制剂的一个普遍现象。许多“补肾壮阳”的中药不过是对“伟哥”的偷偷重新包装,治疗糖尿病的中药制剂都添加了降血糖的西药,中药感冒冲剂也多添加了解热镇痛药。这类中药制剂,真正起作用的其实是添加的西药成分。

一个感冒药的广告,号称其中的“西药治症状,中药抗病毒”,便足迎合了许多中国人心目中“西药治标、中药治本”的迷信心。其实现代医学还没能找到抗感胃病毒的特效药,对感冒的治疗只能是减轻症状让患者感到舒服一些,“西药治症状”是真的,“中药抗病毒”则是吹牛而已,如果真能抗病毒,哪里还用得着用西药“治症状”?

在中药中添加西药有很多害处。添加的西药有的是会有比较严重的副作用的处方药,需要在医生的指导下才能服用。如果没有在中药中标明西药成分,患者不知不觉地吃了西药,就无法预防、处理这些西药的副作用,也会干扰疾病的治疗。另一方面,吃药并非多多益善,中、西药一起吃,中药有可能妨碍西药发挥效用,甚至由于药物相互反应而出现毒副作用。人体摄人不必要的药物也增加了肝、肾解毒的负担。而且,这种用中药包装的西药的价格远远高于西药本身的价格,也增加了消费者的经济负担。

中药毒副作用种种虽然经常见到“中药是天然药物,没有毒副作用’的,但是白古以来人们就已认识到某些中药是有毒副作用,甚至是很强的毒性的。(毒蘑菇、蛇毒、水银、砒霜、巴豆、雄黄-硫化汞、朱砂-硫化砷、牛黄、发了芽的土豆、没有炒熟的豆角也是纯天然的。)

中药是作为食品进入美国的,无需经过批准就可销售,但是如果发现有毒,就会被禁止。许多常见的中成药因被检测出重金属含量过高而在美国被禁。美国法律禁止进口含珍稀动物成分的产品,美国渔业野生动物部法医实验室为此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抽查了12种声称含有虎骨、犀角的中成药药丸,并未检测到这些成分,却意外地发现这些中成药的有毒元素汞和砷的含量高得惊人

中医虽然有“是药三分毒”的说法,但是这只是一句废话,对某种药物究竟有什么毒副作用,服用后会对身体器官造成什么样的损害,基本上是一无所知。现代药物在说明书中都会详细说明毒副作用,而我抽查了几种常见中成药,都对毒副作用只字不提

值得注意的是,中药与西药合用可能导致毒副作用。例如,麻黄和氨茶碱均为平喘药,有松弛支气管平滑肌作用。但两者合用效果不如单一使用,而且毒性增加1~3倍,可引起恶心、呕吐、心动过速、心律失常等。中药贝母和西药氨茶碱同用能造成中毒。

【板蓝根】长期服用能损害肾脏,并能导致内出血和对造血功能造成损伤。【胖大海】有肾毒性,可导致肾脏损害。【艾叶】能损害肝脏、中枢神经、血管,导致中毒性肝炎。

在日本,医生在开处方之前必然会询问患者最近服用过什么药物。如果患者服用过,或者正在服用汉方药,医生在开处方的时候就会非常慎重。一般情况下会要求患者停服汉方药,以免与西药相冲突。

很难想像,一个带着浓厚的民族文化色彩,连在本国的发展也步履维艰的医术,却能在其他国家获得新生。

中医的惟一出路是“废医验药”,废弃其非科学的理论体系,用现代医学方法检验中药和其他中医疗法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只有这样,中医中的某些合理成分才会融人现代医学之中,变成现代医学的一部分,中医的贡献才会得到认可和保存。

人们有选择使用自己相信的医术的权利。由于目前中医还有广泛的民众基础,而且在某些时候还可以对现代医学技术有所补充,试图通过行政或法律手段取消中医,既不现实也没有必要。

如果是把中医作为一种文化遗产,从人文的角度研究中医理论体系,我完全赞成。
站在历史的高度,从世界范围内看,中医的衰落是必然的。在人类历史上,每一个民族都曾经有过自己特有的、非科学的医术。在医学科学诞生之后,各个民族的医术都无法避免走向衰落的命运。它们已经完成了其历史使命,它们之中的某些合理成分已经或即将被医学科学所吸收。我们没有理由相信我们这个民族的古代医术就会是例外。

问:传统中医药理论之所以是科学的,是因为它建立在实践的基础上,五千年来中华民族繁衍生息的实践证明了传统中医药学的确是人类的宝贵财富。
答:五千年来其他民族也在繁衍生息,甚至猴子、老鼠也在繁衍生息,这能够证明什么?按这种证明方式,任何流传至今的东西都可以自称是科学。

问:历史上中国人面临过的瘟疫,是如何渡过的,大家都知道,我想中国人能繁衍,可能离不开中医中药。
答:没有哪种传染病传染性极强、死亡率又是百分之百的。在现代医学诞生之前,历史上中国人面临瘟疫时的结果和其他民族并无区别,靠的是人体自身的免疫力自然淘汰,没有中医或其他什么医的功劳,当时中国人的平均寿命并不比其他国家的人高,只有30岁左右。

问:如果按你的说法,古代那些人得病了,看病与不看病一个样?
答:在许多情况下是一样的,因为许多疾病都能自愈。在有的情况下是不一样的,有好有坏,好的方面是有的草药可能对某些疾病有疗效,看病吃药也能提供一种心理安慰,坏的方面是本来可以自愈的反而因为不当治疗而使身体受到损害甚至死亡,至少是花了冤枉钱。

问:我们的祖宗难道都是傻子,吃了几千年中药,接受了几千年中药治疗,就没有一个人发现问题?
答:许多问题如果不用现代医学方法进行检验是不可能发现的,和傻不傻没有关系。

问:你根本不懂中医,你也没有体会过真正的中医疗效。
答:也有人说我根本不懂算命、风水,也没有体会过真正的算命、风水的神效。许多人迷信中医,恰恰是因为根本就不了解中医,当然,更不了解现代医学。

问:如果你精通中医和西医,再来评论,我们都服气。可惜的是你只懂点西医,对中医一窍不通,居然来批评中医。你凭什么、有什么资格来批评中医?
答:我不是大厨,就不能说饭菜不好吃吗?没有疯过,就不能说有人疯了吗?没有入过邪教,就不能批邪教吗?没有学过算命,就不能说算命是迷信吗?我批评个冰箱,并不需要学会制冷。任何人只要掌握了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了解现代医学知识,就都有资格批评中医。如果我对中医有任何误解、歪曲之处,欢迎具体地指出来。

问:中医药理论和传统治疗方法之所以不如西医药理论和治疗方法直观、让人容易接受,是因为中医药理论比西医药理论深奥。
答:科学研究遵循“奥卡姆剃刀”原则:在对同一现象有两种解释时,应倾向于采用简洁的一种。更何况简洁的一种已有无数的验证。科学虽然专业,却并不自诩“深奥”,自诩深奥的是玄学。

问:我用中医中药治好了很多西医没法治的病,你们可以去核查,某某某……
答:巫医、“气功大师”也可以有名有姓、有联系方式地列出一大堆被他们治好的中西医都没治的病人。不能用个案说明疗效,这是现代医学的一条基本原则。西医以前也喜欢用个案说明疗效,现在谁再这么干,就会被认为和自吹自擂、欺骗患者的江湖医生没什么区别。

问:谣医束手无策的某些疑难病症,中医却能够对付,这是事实。
答:没有证据表明这个事实成立。你自己或某人被中医“治好”了疑难病症,或某个中医以专治疑难病症闻名,这些都不是证据。

问:中药有效是几千年的经验已经证明的,不需要让西医再检验有没有效,西医可以来解释中药为什么有效。
答:很多中药的效用只是根据玄学、感应巫术做的推断,并无经验基础。而且经验虽然有时候有效,但是很有限,往往有夸大、不实、误传之处。不采用现代医学方法检验,就不能确认疗效。如果疗效都无法确认,当然也没有去解释的必要。

问:多数化学药物存在毒副作用是难以避免的一大缺陷,中药则是源于天然的药物,体现了人类生命科学真正的发达与进步。
答:多数天然药物同样存在毒副作用,而且往往不象化学药物那样被人熟知。任何原始医学都是使用源于天然的药物,莫非也都体现了人类生命科学真正的发达与进步?而现代医学从原本使用天然药物的西医发展而来,倒是体现了人类生命科学真正的落后与退步了?

图片 8

问:中药有什么毒性,搞中医的都知道,没有必要让西医来检验。
答:对毒性很快发作的毒副作用是可以通过经验发现的,但是对毒性慢的药物,要服了以后过几年、十几年毒性才能累积、表现出来,特别是对那些能导致肝、肾损伤、癌变的毒副作用,通过经验是很难发现的,中医对此是无能为力的,需要用现代医学的方法,做毒理试验_和流行病学调查才能发现。许多历来被中医认为无毒的中草药现在都被发现了有严重的毒副作用。

问:有毒性也可以治病,西医现在也用砒霜来治白血病嘛。
答:没错,毒物也可以入药,但是不等于什么病就都可以、有必要用毒物来治,还要看是否真的能治,以及有没有必要为此付出中毒的代价。对白血病这种有性命之虞的绝症,在没有更好的选择时,不得已采用毒副作用强的药物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对“上火”这种小毛病,去服牛黄解毒片之类的有严重毒副作用的药物,冒砷中毒的危险,那就太愚蠢了。

问:不能因为有些中药有毒就否定中医,西药不也有毒副作用吗?我的小孩就是吃四环素得了四环素牙。
答:我们不是因为有些中药有毒就否定中医。我们只是要求:第一,不要欺骗消费者说中药没有毒副作用;第二,中药要像西药那样清楚、具体地标明已知的毒副作用;第三、没有做过毒理试验、毒副作用不明或毒副作用过大的中药不能上市。

问:中医治标叉治本,西医只治标不治本。
答:中医只是标榜它治标又治本,不等于它就能治标又治本。中医对几乎所有的疾病的本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去治?相反地,现代医学不仅希望能治标又治本(所以千方百计、越来越深入地要去弄清楚病因),而且对许多疾病也的确能做到治本,像接种疫苗、消灭病原体、切除肿瘤等等现代医学的做法,才是真正的治本。

问:中医反映的是一种辨证的思想,辩证法总没错吧。
答:中医的“辨证施治”原意是辨别征候,加以治疗的意思,和源自古希腊,原意为论辩技巧的“辩证法’’毫无关系,字的写法也不一样。只不过一些中医为了迎合官方哲学,利用二者碰巧写法相似,故意将之混同。

问:西医没有系统、整体观念,只会“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答:中医的“系统”,是一个未经实证也难以否证的系统,要接受它必须依靠信仰。现代医学的系统是经过实证的,是一种在分子水平上进行了深入的分析之后的综合归纳。说现代医学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是一种过时的偏见,一百年前的西医也许如此,而现在的医学不但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且从根本上就反时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因为这会掩盖病情。如果你对医生说你头痫,医生绝不会给你开个止痛药就把你打发走,而会找出病因对症下药,头痛不过是个症状而已,现代没有哪个合格的医生会愚蠢到只治症状不治病根,如果发现头痛是由于脚引起的,他一样会去医脚。如果脚痛是由于脚部骨骼、肌肉损伤引起的,当然要医脚,如果是中枢神经出了问题引起的,那就可能要医头了。

问:西医是外国人搞出来的,我们搞西医永远也搞不过人家,要用中医才有优势。
答:科学的其他学科,像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等等,最初也都是外国人搞出来的,是不是中国人也永远搞不过人家?是不是我们也要另外去搞有中国特色的物理、化学、生物学?

问:你如果得了不治之症,西医没办法治,会不会看中医?
答:北大前副校长傅斯年在1934年就说过,他宁死也不看中医,否则对不起所受的教育。当时现代医学才刚刚起步,连抗生素都未发明,医疗手段还很落后,他都敢立下誓言,何况在现代医学已经如此发达的今天?即使得了现代医学还无能为力的绝症,我也不把生命交到比我愚昧得多的人手里去碰运气,否则也是对不起我的教育。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人都不看中医不吃中药,也没见他们就不健康长寿了。我还想反问一句,如果中西医都没办法治,你是不是会去看巫医、找“气功大师”、求神拜佛?

问:你对中医的看法太极端!
答:我一点也不极端,只是利用我掌握的生物医学知识,做一些科普而已,介绍的是国际生物医学界的主流看法。

问:尽管我不是学医的,但凭借最基本的逻辑思维我想说你批中医批错了。
答:是不是学医的不是关键,关键是要有严密的思维和必备的科学知识。有些问题不是靠“最基本的逻辑思维”就能解答的。“我吃了中药,病好了,所以中药有效”是许多人最基本的逻辑思维,却是不严密的思维。

问:不要因为某些人打着中医的旗号诈骗,就否定中医。
答:批中医针对的不只是它滋生的骗子,更是针对它的整个体系。

问:骗人的把戏总是长不了的,中医若真是所谓的伪科学,自然会消亡,根本用不着批。
答:许多伪科学被大批特批之后也没有消亡,更不要说不批。算命、风水这些骗人的把戏的历史不比中医短,现在不也是欣欣向荣,没有消亡的迹象?我不指望中医会消亡,只希望能少一些人受骗。

问:中医为什么非得是科学?你这是科学主义!
答:如果我们承认医学应该是一门科学,当然就要按科学的标准来衡量。如果你不认为医学应该是一门科学,那就没有必要多费口舌了,正如我们没有必要去和巫师多费口舌一样。.

问:既然中医不好,为什么外国人要来中国学习?
答:外国人还有学算命、看风水,甚至加入中国邪教的呢。

问:中医既然不好,为什么美国等发达国家现在都在用中医?有的中成药还获得了美国FDA的认证?
答:中医药在其他国家主要也是在华人中间流行。国内那些中医药如何扬威海外的报道,都是自吹自擂。美国医学界对中医药的疗效持否定、怀疑态度。中医药和其他不被医学界承认的民间医术,作为民间“另类医学”的一部分而存在。美国有一些研究人员试图从中草药中发现新药,但是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
FDA)迄今没有批准任何中药上市。按FDA的认证标准,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也没有一种中药可能通过FDA的认证o
FDA现在在中国名头很响亮,中药厂家也喜欢拿“通过FDA认证”做广告,全都是欺骗。在美国销售的中药都是作为膳食补充剂,而不是药来出售的,只要无毒即可,无需证明有疗效。如果宣称对什么病有疗效,属于虚假宣传,会受到处罚。

问:在你看来中医究竟是什么东西?真的就一无是处?
答:中医是一个包含了哲学、玄学、迷信、民间医术和巫术的混合体。如果有人非要说这种东西是科学,那就是伪科学。中医没有什么科学价值,但是有文化价值。它的民间医术部分含有一坐古人的医疗经验,也有一定的价值。

问:民国时期就有人鼓吹要对中医实行“废医存药”,早就被证明是错误的!
答:“废医存药”的口号的确是错误的,因为它假定了只有中医有问题,而中药没有问题。事实上中医和中药都有问题,只不过严重程度不一样。正确的口号应该是“废医验药”,质疑、否定中医理论,同时用现代医学方法检验中药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实际上每一个民族也都有自己一套医学理论体系,也许不如中医精致,但本质上并无差别,都是人类在前科学时期的产物。在科学出现之后,就必须毅然抛弃过时的理论,而代之以科学的理论方法,如此才有发展的可能。西医抛弃得早一些,发展得也就快一些,看看近百年来现代医学的发展,中医再过几千年也赶不上,如果还再对着两千年前的理论顶礼膜拜的话。

凡目所见者,皆庸医也。余深恐其害人,故近三年来,决计不服医生所开之方药,亦不令尔服乡医所开之方药。——曾国藩

中国九流之学,如堪舆、如医药、如星卜,若五行支干之所分配,若九星吉凶之各有主,则虽极思,有不能言其所以然者矣。无他,其例立根于臆造,而非实测之所会通故也。听中医之言,十有九误,切记切记。——严复

先生说他是学西医的,他知道中医靠着经验也能把病医好。西医根据科学,有时也会医不好。但西医之于科学,如船之于罗盘。中医根据经验如船之不用罗盘。用罗盘的,有时会到不了岸,不用罗盘的有时也会到岸,但他还是相信罗盘。——蒋梦麟追忆孙中山

我们不能因为现代人科学智识还幼稚,便根本怀疑到科学这样东西o即如我这点小小的病,虽然诊查的结果,不如医生所预期,也许不过偶然例外。至于诊病应该用这种严密的检察,不能像中国旧医那些“阴阳五行”的瞎猜。这是毫无比较的余地的。我盼望社会上,别要借我这回病为口实,生出一种反动的怪论,为中国医学前途进步之障碍。
——粱启超

医不知科学,既不解人身之构造,复不事药性之分析,菌毒传染,更无闻焉;惟知附会五行生克寒热阴阳之说,袭古方以投药饵,其术殆与矢人同科;其想象之最神奇者,莫如“气”之一说,其说且通于力士羽流之术,试遍索宇宙间,诚不知此“气”之果为何物也!——陈独秀

在这学堂里,我才知道世上还有所谓格致,算学,地理,历史,绘图和体操。生理学并不教,但我们却看到些木版的《全体新论》和《化学卫生论》之类了。我还记得先前的医生的议论和方药,和现在所知道的比较起来,便渐渐的悟得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同时又很起了对于被骗的病人和他的家族的同情;而且从译出的历史上,又知道了日本维新是大半发端于西方医学的事实。——鲁迅

成千上万的中医实在不是现代意义的医生,全然是行医的玄学家。什么辰州祝由科,灵子术的灵学家,国民精神养成所,这是原始社会的巫师行径,是再早一个时代的东西,不必说了,就是最纯正的中医学说也都是玄学的说法。——周作人

我是宁死不请教中医的,因为我觉得若不如此便对不住我所受的教育。中国现在最可耻最可恨最可使人短气的事,不是匪患,不是外患,而应是所谓西医中医之争。……只有中医西医之争,真把中国人的劣根性暴露得无所不至!——傅斯年

中国人既然无论讲什么,都喜欢拿阴阳等等来讲,其结果一切成了玄学化,有玄学而无科学。中国说有医学,其实还是手艺。十个医生有十种不同的药方,并且可以十分悬殊。因为所治的病同能治的药,都是没有客观的凭准的。究竟病是什么?“病灶”在哪里?并不定要考定,只凭主观的病情观测罢了!——粱漱溟

干净彻底消灭旧医,平生所愿,活得长些再长些,一定要亲眼看到它的死亡,亲眼看到人人都清楚认识到旧医就是巫术,像老鼠过街一样人人喊打。——巴金

然而此一要点不曾引人注意,反引起些中医、西医优劣论?迭本是同治、光绪间便应解决的问题,到现在还成问题,中国人太不长进了!——傅斯年

中医药在中国文化的深厚土壤中,经过长期的发展,形成了一套完整、系统的医学科学体系。其基础理论包括:阴阳五行学说、藏象经络理论、气血津液理论、病因病机理论、辨证论治理论、五运六气理论、药性归经理论等。千百年来,正是在这套理论的指导下,中医药才能在临床上发挥出巨大的无可否认的治疗效果。

在学术组织和社会活动方面,中医学发展合于库恩对“科学共同体”所做的界定,具有共同体的特性:中医学是由一些学术专长的实际工作者所组成,有着受教育和训练中的共同因素而结合在一起,并专门从事一些共同的目标探索,同时进行着学术传承活动。实践证明,大量的中医从业人员在为社会医疗事业作出贡献之时,也进行着科学建制的理论活动。中医思想发展的历史轨迹见证了中医学学说、学派与理论演变的进程,具有很强的历史解释力。几千年来,中医学历史上不仅涌现了像扁鹊、张仲景、华佗、孙思邈、李时珍等伟大的医学家,而且产生出诸多理论体系和学术发明,如《伤寒论》的六经辨证体系、《金匮要略》的脏腑经络辨证体系、《外感热病篇》的卫气营血辨证体系以及《温病条辨》的三焦辨证体系等,以及藏象学、经络、针灸、气功等理论和技术。

西方人喜爱分析,将事物放在人的对立面观看、研究,关注事物在空间中的机械运动和物理变化,在几何学、形式逻辑和抽象思维方面取得的成就对西方科学与文化产生了深刻影响。在医学上,西医学以解剖学为基础,着重研究人体的形体器官、组织结构和化学构成。

我们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中医药理论既然能够有效指导临床,就证明中医药是科学的医药知识体系。也正因为中医药有科学的理论,所以不仅能够治愈古代人的疾病,而且能够适应历史的变迁,有效地治疗现代人的新型疾病。

取象比类是中医学主要方法

两千多年来,在“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指导下,形成了阴阳五行,藏象经络,辨证论治,理法方药等理论体系。中医治疗的对象是人,而不是将人视为“疾病”的载体。中医还强调精神对生命的特殊意义和作用,因此中医不直接针对病灶施治,而旨在恢复和加强人自身具有的调节能力,调动和激发人的生命潜能,从而实现自我痊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