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信息优化的日新月异,大数据被越来越多人所关注,当代甚至被称为“大数据时代”。大数据的概念是穷举,要的是全体,所有个例都有效,中医就是大数据医学;循证医学要的是随机,个例无效,所以西医是循证医学。

bbingamezone注册官网 1

每一件事情都有一个原因。世界是物质的,存在普遍的客观规律,所谓的人类的认知,就是去寻找和发现这些因果关系,这些客观规律,一旦找到了,就可以用来解释现象和预测未来,这就是科学。

温馨提示:本文共有2866字,普通人一分钟可读500字,本文共需花费您6分钟左右的时间。

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医学思维一定会发生大的变革,从“为什么”向“是什么”转变;随机小样本向全样本转变;精准性向模糊性转变;从随机小样本向全样本转变,因果关系向相关关系转变。中医就是最初的大数据的采集方式,望闻问切,全方位观察病人,涉及更庞杂的数据,不追求十分精准,但综合起来有实际效果。中医辨证论治个体化治疗的体系,尽管从生物医学角度,中医现在还很难回答“为什么”,但是借助大数据的理念与技术方法,可以从调节人体健康状态的角度回答“是什么”和“怎么治疗”。“为什么”的问题,答案在于宏观,在于对世界本源的认识。

2017营销最佳实践论之十七:

是的,我们似乎一直都是这样思考的:

bbingamezone注册官网 2

演绎法高于归纳法

导读:做营销顾问的起手式套路和老中医高度吻合:你有病,病很重,我会治,药很贵!

如果先有A后有B,且其它所有因素C都被排除,那么A就是B的原因,二者有因果关系。

其它条件不变,只要有A,就必然会出现B,这种因果关系就是规律,也叫因果律。

我们的知识,并不来自于我们的经验。经验只向我们提供杂乱无章的素材,而我们的知识来自于对这些素材的逻辑重构。

长久以来,科学界使用“归纳法”来推理世界的本质,既先证据、后理论的模式。现有科学体系就是建立在“归纳法”基础之上的。然而,证据是有限的,有限的证据只能支撑一个理论在有限的范围内的正确性,一旦超出这个范围,就无法判断这个理论还是否正确。也就是说,从整个领域来看,科学家就无法证明一个理论始终在任何领域都正确。为此,科学界又提出了使用“演绎法”来代替“归纳法”,也就是“先理论、后证据”的模式。科学家根据现有的理论演绎推理出一个假说,这个假说必须是可以证伪的,然后对这个假说进行检验,如果当前的证据无法否定这个假说,那么就先采信这个假说,认为这个理论在其宣称的领域中都是可信的,直到找到证据来否定它。

1,疾病是客观事物。

但是历史上,关于因果关系,在哲学界曾经发生过一场惊天动地的讨论,其影响至今仍未消散。

举个例子。在“日心说”出现以前,有一个伟大的天文学家叫做第谷。第谷用肉眼每天持续观察天体运动20多年,并保留了大量的详细记录。但是非常遗憾的是,终其一生,并没有从这些记录中发现特殊的规律。

经典中医采用的就是演绎法模式,先有理论,后又实践,而且至今尚未找到否定这个理论的证据。这可以说明“演绎法”是高于“归纳法”的认识方法。

疾病是一个谜题,治病就是找到谜题的解。

休谟问题

David Hume

1737年,26岁的英国人大卫休谟(1711-1776)结束了在法国三年的旅居生活,回到了伦敦。他带着一本书稿,是在法国期间撰写的《人性论》。作为一位年轻的民间哲学家(那个年代,搞哲学的都是民哲),他满怀憧憬的对着泰晤士河说:颤抖吧,欧洲哲学界,我来了。

结果这本书没有人买,没有人讨论,没有人感兴趣,休谟自己说它胎死在印书机上了。直到十几年后,休谟的观点才慢慢被人关注。

《人性论》极其恢宏,休谟撰写此书时几近精神崩溃。作为一本哲学著作,这本书里最石破天惊的观点是关于因果关系和归纳法的。

休谟说,你看到太阳照在石头上
,石头变热了,你会说太阳照是石头热的原因,它们二者之间有因果关系,我们千百年来都是这样认知的。问题是,太阳照我们感知到了,石头热我们感知到了,那这个因果关系我们是用哪个器官感知到的呢?既然感知不到,那我们凭什么说这两个现象之间一定有一个东西叫因果关系呢?

今天太阳照石头热,昨天也是太阳照石头热,过去一直这样,然后我们就说这是一个因果律,为什么呢?你怎么能保证明天还会这样,以后一直这样?太阳以前每天从东方升起,难道以后也一定会从东方升起吗?

别说学界了,连普通老百姓都在说,这孩子没病吧?我们千百年不就是这么想的吗?伟大的牛顿(1643-1727)才刚去世,万有引力定律都准确预测了天体运行的轨迹,这不就是因果关系吗,这不就是科学规律吗,你这怀疑的是个啥啊?你休谟的意思是,明天早上起来,树上的苹果还不一定往地面落,要往空中飞?

休谟回答道,不好意思,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的。我无比钦佩我的老乡牛顿的成就,我们也正享用着牛顿理论的成果,但我还是要说,从哲学的角度,牛顿定律不是必然有效的,只是一种可能性,是或然的。我们无法从过去牛顿定律有效,推导出未来也一定有效,只能说明天早上苹果从枝头离开时,很可能还会落地上。

这是抬杠吧?你是哲学家,还是诡辩家?

休谟说,别着急,我当然是哲学家,民间的。我无比虔诚的尊重我的,也是人类的认知,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事物之间是否有一个所谓的因果关系,准确的说,我们不知道,因为我们没法感知到这个东西。人们之所以会倾向于认为存在一个因果关系,因为这是我们心理上的需要,是一种习惯。而且这种因果关系也没有什么必然性,只有或然性。

为什么这么说呢?让我们再来看看归纳法。我们观察到很多地方的天鹅都是白色的,所以我们认为所有的天鹅都是白色的,这就是归纳法,我们自然科学的知识就是这么获得的,我们的所谓的因果律就是这么得出的。但是,归纳法在逻辑上是不成立的,我们怎么能从已知的部分经验,推导出未知的全部的判断呢?我们见过的天鹅都是白色的,怎么就能推导出未来所有的天鹅都是白色的呢?万一有黑天鹅呢(大名鼎鼎的黑天鹅的说法,就是出自休谟先生)?牛顿定律就算有一万次成功,也不能说明下一次必然成功,只能说有可能会成功。

如果承认休谟说的是正确的,那整个人类的认知体系,尤其整个科学体系就被颠覆了,我们找来找去的那些科学规律,无非就是一些心理习惯而已,而且根本就无法保证未来一定会有效,那还能不能愉快的搞科学研究了?开始没有人愿意接受这个说法,大家都觉得休谟完全是无理取闹,但是慢慢的,整个欧洲哲学界都明白了,休谟提出的是一个极其本质的关于认知论的问题,而且无法反驳。最后大家只能选择忽视,反正也不影响我们在现实世界里继续用牛顿定律。

只有一个人认为这样不行,必须对休谟进行回复,因为休谟不仅挑战了哲学,更是颠覆了上千年的人类认知体系,使得科学完全无法立足。这个人,就是康德(1724-1804)。

第谷晚年收了一名学生,叫做开普勒。开普勒不擅天象观察,却获得了第谷20年来的大量观察资料。他暗含着“日心说”的逻辑理念,去研究第谷的观察资料,立刻发现了行星运转的规律,但苦于找不到数据支撑。

反对中医的人喜欢拿“证伪”说事,却忽略了以下三个问题:

病之谜题就在那里,怎样能解开,怎样解不开,上帝知道。

为自然立法

Immanuel Kant

康德第一次听到休谟的观点后,陷入了沉思,然后沉思了十一年之久,直到出版了《纯粹理性批判》,这本书的命运和《人性论》不相上下,出版后没有人看的懂,直到一年后才有了一篇书评,解读还是错的。

康德说,我们过去所有的认知,都是假设这个世界有一个客观的存在,有客观的规律,我们认知的目的就是去了解这个客观的存在,去发现这些规律。但是这个是不正确的,这个客观的世界我们是无法真正认识的,我们只能认识我们的先天理性允许我们认识的那部分世界。

我们的大脑不是一张白纸,我们先天就具备一定的理性,我们是自带操作系统的,我们感知那些经验时是基于先天的理性的。比如,休谟说我们只能感知先有太阳照,才有石头热,那这个先和后就是对时间的感知,这个是先天存在的。虽然休谟不认为苹果第二天必然会落到地面上,但是他也承认树比地面高,这就是空间,这个对空间的概念是先天的。

打个比方(康德没有打比方,他用了一本书来论证),我们每个人都是戴了一副有色眼镜来看世界,我们只能感知和认识这幅眼镜里面呈现的世界,至于这个世界本来是什么样子的,不戴眼镜时是什么样子,对不起,我们不知道,客观世界不可知。

那这个所谓的先天理性,那幅眼镜,那个操作系统,是什么呢?康德给出了十二个范畴,因果关系就是其中之一。我们每个人都是用这是十二个范畴来认知世界,这就是人为自然立法。不是我们的认知是否符合客观世界的问题,而是我们的认知必然符合我们的理性的问题。

量的范畴:1单一性,2复多性,3全体性
质的范畴:4实在性,5否定性,6限定性
关系的范畴:7依存性与自存性,8因果性与隶属性,9共联性
样式的范畴:10可能性与不可能性,11存在与不存在,12必然性与偶然性

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原因,都有因果关系,只要条件不变,原因就一定可以推导出结果,存在因果律,这个就是我们先天的理性,至于它是不是在客观世界存在的,不重要,反正我们也只能认识我们的先天理性可以认识的世界。于是,休谟问题完美的解决了,在这个世界里,人们又可以愉快的研究科学了!

有人说,你康德说有十二个范畴,就有了,怎么证明呢?这个么,需要一本《纯粹理性批判》来阐述了。

在康德之前,哲学存在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派系,自康德之后,主流的哲学界再也没有人坚持唯物主义了(不知道的同学,可以去面壁了)。世界是唯心的,我们只能认识我们能认识的那个世界,规律是我们人类自己想出来的,至于客观存在的那部分,我们无法认识,不可知。

康德是近代第一大哲,他的哲学就是一个蓄水池,之前所有的旧哲学都汇聚到他这里,之后所有的新哲学都从他这里流出。霍金说,尽管现代物理,尤其量子力学的发展,已经极大的颠覆了人们包括哲学家们的认知,但是康德并没有过时。

一天,他偶然发现了古希腊数学家阿波罗尼完成的圆锥曲线证明,开普勒仅仅是把已被证明的圆锥模型直接扣在天空上,竟然分毫不差,由此得出结论,行星的运行轨道不是正圆形,而是椭圆形。

1.
证伪理论的提出者波普尔从来没说过“可证伪性”能被单独地用作划界,而只是一种建议;

而医学就是发现这个解的方法。

证伪主义

Karl Popper

接下来的一百年,是科学大发展的一百年,经典力学、电磁学、化学、医学、现代物理学,整个工业革命的成就就是建立在科学规律的基础上的,就是不断的重复从A到B的过程。直到卡尔波普尔(1902-1994),他再次把这个问题搬了出来,说,等等,还不能这么愉快的研究科学。

波普尔说,我完全认同康德关于先天理性的说法,我们的确只能认识我们的理性允许我们认知的世界,我也认同每个事物都有一个原因的说法。但是关于这个因果关系的必然性,这个因果律的问题,我倒是站在休谟一边,我认为康德没有完全解决休谟问题。

我们可以接受A是B的原因,但是你观察到一万次先有A后有B,也无法用我们先天的理性推导出下一次肯定也会是先有A后有B啊。这个问题康德没有回答得足够彻底啊,牛顿定律不是也被相对论颠覆了吗?因果律的问题,本质上和归纳法是一个问题。

这个故事证明了什么?逻辑先事实而发生。不是物体决定事实,而是理念决定事实。不是观察决定事实,而是逻辑决定事实。

2.
事实上任何的理论总是能构想出证伪的方法,只要它的对象是经验的。如阴阳、五行等不可观测实体的存在不可证伪,然而它导出的经验事实,却是可被证伪的。

检验某种医学是否有效,唯一的办法,就是看这个医学能否解开病之谜题。

归纳法就是从已知推导出未知,从有限推导出无限,从特称命题推导出全称命题

某些S是P,推导出所有S都是P?一个农夫养了一只鸡,每天都喂它,这只鸡于是得出一个结论,每天农夫都来喂它,直到感恩节的前一天它被杀了。这只鸡到死都不知道为什么归纳法实效了(这个例子来自罗素)。

为了证明一个理论,我们所有可以用的推理方法只有两个:归纳法和演绎法。首先,我们无法用归纳法来证明归纳法,这个是循环论证了。那么,如果是演绎法来证明归纳法,其论证过程是这样的:

有些规矩过去成立,未来也一定成立。

归纳法是这些规矩之一。

所以归纳法未来也一定成立。

但问题是,这个演绎的前提不就是说归纳法一定正确吗?还是循环论证。

所以,从逻辑上,归纳法是无法证明的,休谟问题依然存在,那个所谓的因果关系仍然没有必然性,只有或然性。

那怎么办呢?

波普尔说,科学理论从逻辑的角度是无法证实的,牛顿定律,相对论,纵使千万次成立,也无法推导出下一次必然成立,在这一点上休谟是正确的。但是科学理论可以证伪,我们无法证明所有天鹅都是白的,但是只要有一只黑天鹅出现,我们就可以说所有天鹅都是白的这个命题错了,只要我们还没有找到那只黑天鹅,我们就可以仍然相信天鹅都是白的。

什么是科学,科学是人类自己提出来的一个假设,一个理论,用来解释和预测世界,它没法被彻底证实,但是可以观测,可以重复,可以实验,可以证伪。在这个理论被证伪之前,如果它是有效的,我们就选择相信它。即便是被证伪了,我们仍然可以选择在有限的条件和范围内继续使用它,牛顿定律就是如此。所以,真相是,这个世界的规律都是主观的,都是人类自己想出来的,而且都不是必然的,都是有条件的。这个世界不存在永远成立的客观规律,只有实用和迭代,这就是证伪主义。

有人说,波普尔先生,您说的太好了,我们简直豁然开朗,人类的认知问题解决了;不过,您的这个证伪主义能证伪吗?

一阵沉默后,波普尔低沉的说:你出去。

任何一个东西,它只要在逻辑上成立,它必将在现实中发生。因为我们所说的世界,是我们的逻辑构造,思想清明是目光清明的前提。

3.
后来的迪昂-蒯因命题,说明理论总可能事实上逃避证伪。而拉卡托斯也详细论述了“单个理论”如何无法被证伪的事实。

2,什么是科学:科学是方法论,是实事求是,用实践检验真理的态度,而不是知识本身。

1、人类常用的三种基本逻辑推理方法

上面提到的迪昂-蒯因命题(Duhem-Quine
Problem)是这样的:一个科学假设的“确证”和“否证”并非单独由观察实验结果来决定,而是依赖于观察结果与相关理论的整体关系。因此,当一个科学假设面临一个负面的观察结果的时候,并不一定被否证,而是可以通过摒弃或修正相关理论的其他部分而得到保留。迪昂-蒯因问题涉及科学哲学的基本问题,故而使得科学哲学的各大理论派别卷入争论。对迪昂-蒯因论点反应最强烈的是证伪主义,证伪主义的旗手波普尔一方面从逻辑上赞成迪昂-蒯因论点,另一方面他从实用性上反对迪昂-蒯因论点。因为如果通过调整理论整体而使任何命题免于被反驳,那么任何理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被证伪。因此,证伪主义的研究纲领注定失败。

科学研究的对象是自然,是客观存在。

1.1、纯逻辑推理

双盲实验不能证明中医

客观存在不因人的意志转移。

数理逻辑推理、几何逻辑推导、数论推导和形论推导。

有人说,关于中医的有效性我只相信双盲实验的检验结果。这话不算错,但是你相信两条平行的直线永远不相交么?你相信明天太阳还会升起来么?这些都是假设,没有经过双盲实验。双盲实验的结果和实验常常没有必然联系。统计学分析有时候是可以操纵的,让它有意义,就可以有意义。患者和患者之间,并无可比性,所谓双盲实验,不过是垄断市场的一个游戏。

科学能够发现客观规律,但是即使没有科学,客观规律仍然存在。

纯逻辑推导,从表面上来看,它确实撤掉了所有的感觉要素,但它却不能证明其本身和外部事物的对应关系。

双盲实验的哲学基础源于休谟的哲学思想。18世纪英国哲学家大卫·休谟认为,我们从来没有亲身体验或者亲眼证实过因果连接关系本身,我们看到的永远是两个相继发生的现象,所以一切因果关系都是值得怀疑的,一切因果关系都应该重新审视。由于休谟强调实验与观察是科学的唯一途径,所以这奠定了近现代西方科学家的科学方法论。同时,源于“因果关系在于心”的认识论,以及他对“人性”的不信任,提出一次经验不够,要多次,所以就产生了统计学对科学实验的唯一验证作用的地位。正是在这样的哲学基础上,设计出了双盲实验。

科学从来不创造,科学只是发现。

比如在几何逻辑上,今天的物理学前沿理论已经推导出十维时空。可是我们人类只是生活在四维时空中的生物,我们的感知模型决定了我们没有办法理解十维时空这个逻辑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举一个例子,休谟就是搞不懂鸡打鸣究竟是太阳升起的原因还是结果,那如何证明呢?双盲实验一般是这样的:首先,先把鸡关进黑房间,不见阳光,看它们是否打鸣;然后,关进夜间有灯的房间,看它们是否打鸣;再然后,都放在外面看它们是否打鸣。如果打鸣,各有多少只打鸣;如果不打鸣,各有多少只。然后统计一下,当然是根据期望的结果,阳性结果用一种统计方法,阴性结果用另一种统计方法。看似公正的双盲实验,其实是有着巨大理念差异的,目前的检验方法完全受西方规则所限制,使得双盲实验不可能按照中医的治疗规则来进行对照。归根结底,双盲实验已经成了大医药公司的垄断工具,完全背离了创建此体系的初衷,服务于西方话语权,而且西药疗效评估也被夸大四倍之多,与健康无关,再无公正可言。

3,数学创造和研究自洽的系统,至于这个系统是否与自然有对应,那不是数学的事情。

因此,就感知世界的角度而言,纯逻辑推理对我们建立生存思辨无效。除非,科学家们能够在未来找到建立连接的方法。

中医就简单了,从整个系统上看,就是阴和阳。太阳升起来,鸡身体中的卫气也升起,所以它们就打鸣。不打鸣是因为气虚。结论:太阳升起是鸡打鸣的原因。中医的方法太简单,尽管结果正确,但是不够“科学”,所以不能被许多人接受。试想,千年的时间中无数成功的病案,其理论不被接受,只是没有按照所谓规定的方式来推理而已。其实中医也不拒绝双盲实验,但设计实验时一定要能反应中医的特点。比如中药对感冒疗效的观察,必须分麻黄汤证或桂枝汤证等,而不只是其中一个成分,如麻黄碱。如果检测针灸的疗效,经典针刺方法与无章法的乱扎相对比,疗效一定不一样。

所以数学无法被实验证明或证伪。

1.2、归纳法

中医如何建立大数据体系

所以,数学不是科学。

逻辑归纳法是大多数人获得外部知识的基本思维方法。

如果说中医的疗效必须要由科学论证,那么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为中医建立自己的疗效评价体系提供了可能性。大数据定义为“大小超出常规的数据库工具获取、存储、管理和分析能力的数据集。”大数据分析的特点与中医的整体观念相吻合,可以避免随机样本分析方法的片面性、不可重复性,以及因为实验设计和实施中的偏差或不足而得出错误的结论。

数学不是科学,不等于无用。

举例,我们看到亚洲的天鹅是白色的,欧洲的天鹅也是白色的,所以我们归纳出一个结论:天鹅都是白色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