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2日四诊:患者服药后饮食逐渐感香甜有味,无口咸口臭之感,腿凉腰痛亦减轻。前日饮食不当,腹泻1日,之后觉口淡无味,脉弦细,舌苔薄白微腻,大便黏腻不爽,多矢气,系中焦湿气阻滞,用芳香快脾之品调之。

复诊可见身体基本恢复正常。原方2天服1剂。腰痛未发作,身体恢复正常。三个月后身体正常。

对策:

来诊时心慌、气短明显,胸憋,有时夜间憋醒,手足发热,烘热汗出,常大汗淋漓,饮食较差,口干,大便正常,尿少,睡眠差,舌质红有明显瘀斑,苔薄白,脉微细结代。发病以来未出现过双下肢及其他部位水肿。现口服单硝酸异山梨酯40mg,酒石酸美托洛尔18.75mg,氯沙坦钾50mg,地高辛1.25mg,螺内酯20mg,呋塞米1片半,布美他尼1/4片,阿司匹林肠溶片100mg,均为日1次。

2018年6月14日二诊:服药后,口咸口臭感减轻,自诉吃热食时口臭明显,大便通畅,舌苔白腻消退,脉弦细。继续守益肾强腰法治疗。上方加肉桂5g,以引火归元。14剂。水煎服,日1剂,每日服2次。

本例为腰椎骨折后遗症腰痛。瘀血停滞阻络,因而刺痛不已。正如《灵枢》所说“肾挟脊贯臀,是动则脊痛,腰似折。”治疗以活血化瘀为要。瘀化痛止,益肾补气血巩固疗效。

口咸——肾阴不足

西医诊断:扩张型心肌病,慢性心功能不全,心功能4级,心房纤颤。中医诊断:心悸(阴阳两虚,瘀血阻滞),治以调补阴阳,活血化瘀为主。

治法:滋补肾阴,强腰壮骨。

上述三则慢性腰痛病机有相同之处,都是虚实夹杂,一是肾虚,二是气滞血瘀,三是气血虚弱。因此治则有共同之处,一是补肾强壮腰脊。腰为肾之腑,腰痛与肾关系密切。龚廷贤在《万病回春》书中曰:“大抵腰痛新久总属肾虚,补肾兼补气血。”腰痛应补肾,这是历代医家共识。健腰汤以熟地、杜仲、怀牛膝、肉桂、狗脊温补肾阳为主药。二是活血化瘀,通络止痛。方中田七、丹参、当归、海桐皮具有这般功能。三是兼补气血。老年久病多瘀、多虚,治疗结合益气血,方中用黄芪、党参、当归即是此意,更好促进血运,更快康复。

蒲公英归肝、胃经,具清热解毒、消肿散结、保肝利胆的功效,善于清肝热,但其清中有透、透中有清,即可清肝又可疏肝。凡肝中郁热所见的急躁易怒、口苦口干口臭、咽喉疼痛、小便短赤等,均可加用蒲公英。

尚某,女,67岁,于2013年2月17日初诊。主诉:心慌、气短20年,加重9个月。1997年因活动后心慌、气短,在某医院诊断为扩张型心肌病。2006年出现心房纤颤。2011年出现心力衰竭。多次入住当地医院。2012年采用中医治疗4个月左右,附子剂量达100克以上,红参也达20至30克,而患者饮食近废,明显消瘦,心慌气短加重,生活基本不能自理。

马某,男,47岁,2018年5月31日初诊。

肾虚腰痛

如果伴有胃部胀满、大便稀薄、脉细等症状,则多半是脾胃虚弱,治疗时应以健脾、和胃为主。

四诊(2013年3月13日):自感心慌、气短较前加重,身热明显,但体温正常,腰酸困,右侧牙龈肿痛,舌质红瘀斑苔少,脉微弱无力。改用2月24日方加玄参15克,女贞子10克,旱莲草10克以养阴清热。8剂,水煎服。

方药:藿香10g,佩兰10g,砂仁6g(后下),陈皮10g,清半夏10g,苍术12g,厚朴10g,滑石12g,甘草6g。7剂。水煎服,日1剂,每日服2次。

3月30日电话告之身体正常。

用山楂泡水饮用,山楂是助消化、解决积食最便宜好用的“药”,将山楂30克加入适量的水煮20分钟左右,饭后服用,效果较好。

处方:方用真武汤加味。制附子5克(先煎),茯苓6克,白术5克,白芍6克,生姜1片,厚朴6克,桂枝3克,生龙牡各15克(先煎),生地15克,玄参10克,红参3克(另炖)。3剂,水煎服。

2018年7月19日五诊:患者服药后,食欲好,大便通畅无不爽,无矢气。腿凉腰痛大减,于上方加味治疗。上方加焦山楂15g,细辛3g,威灵仙10g。7剂。水煎服,日1剂,每日服2次。

本例为肾阳虚腰痛。《灵枢》曰:“虚,故腰痛而胫酸”,因此腰膝酸痛痿弱。人体双肾,左主肾阴,右主肾阳,腰部偏右疼痛,且怕冷,下肢麻痹,肾阳虚弱可知。正如《李东桓十书》所说:“然房室劳伤肾虚腰痛,是阳气虚弱,不能运动故也。”早晨大便溏泻,也是脾肾阳虚,行温补肾脾之法。

口苦——肝胆火旺

按:患者曾服超大剂量的温阳药,致使病情加重,心慌、气短明显,生活不能自理,饮食几废。一诊后也因温补量大而出现心下憋闷不适,二诊后及时减量而获病情好转,但三诊时又因加入檀香、鹿角霜温补太过,反使心慌气短加重,这也是壮火食气、耗伤正气之缘由。后改小剂量温阳药则诸证皆逐渐好转,同样也是少火生气之理。

2018年6月28日三诊:服药后,口咸大减,连续数日吃肉食未感口臭,不免食肉过多,故近2日吃肉时口臭又显。腰腿痛也大减,腿凉减轻。系药证合拍,守原法徐徐调之,上方继用14剂。

健腰汤(药物:熟地、杜仲、怀牛膝、狗脊、黄芪、当归、丹参、田七、海桐皮、肉桂、巴戟、党参)治疗老年腰痛,疗效很好。健腰汤有补肾壮腰、祛风通络、活血止痛、补益气血功效。

口淡——脾胃虚弱

二诊(2009年11月12日):咳嗽、咳痰、胸闷均好转,仍气喘,自述特别怕冷,舌质红有瘀斑,苔白,脉弦滑。其有虚寒之象,故继用上方去法半夏,加小剂量制附子3克(先煎),5剂,水煎服。

马元起认为这个病罕见,为肾之病。《黄帝内经·素问·宣明五气》指出:酸入肝,辛入肺,苦入心,咸入肾,甘入脾。明确指出口咸与肾相关。此患者为中年男性,素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症及布氏杆菌病史,现形体消瘦,牙齿脱落不固,已有肾精亏虚之像。肾主骨,齿为骨之余,腰为肾之府,肾不作强则出现腰疼,牙齿不固。至于大便干燥如球乃肾之真阴不足虚火妄为所致,故治当以补肾之阴,清虚火为法,用六味地黄作基础,加上固肾的续断、牛膝。山萸肉、枸杞、生地、玄参、麦冬,滋阴润燥,佐丹皮清虚热。鉴于大便干燥,加上肉苁蓉,滋阴通便。添狗脊、牛膝、续断,固肾以强腰。二诊患者服药后口咸减轻明显,口臭也有所减轻,大便通畅为三才汤加肉苁蓉之作用。吃热食后口臭明显,为仍有肾阴不足,虚火上炎。为服药后,肾之阴液渐复,虚火消减,药症合拍,加一味肉桂有引火归元之意。三诊患者经上述治疗后,口咸口臭大减,腰腿疼也大减。故效不更方。四诊患者无口咸,饮食口臭也消失。此时,因饮食不当,出现口淡无味,腹泻,大便黏腻不爽,矢气多,为中焦受挫,湿热之邪阻滞,脾主运,胃主纳功能受损,此时症变,病变,方亦变,故用芳香醒脾药治疗。

腰椎间盘突出腰痛

图片 1

病案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