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豆豉可应用于外感表证和热病烦闷。在表证的治疗上,无论是风热,或温病初起,或风寒感冒都可应用,前者选用《温病条辨》的银翘散,后者选择《肘后备急方》之葱豉汤,因而认定其有“解表”作用;在“热病烦闷”的治疗上,选用《伤寒论》栀子豉汤,从而确定它有“除烦,宣发郁热”作用,所以淡豆豉具有发汗解表,宣发郁热的作用。

下面为大家介绍的中药知识是:淡豆豉的功效与作用,一起来看看淡豆豉有什么样的功效和作用吧。

豆豉是人们生活中常见的食物,而淡豆豉除了具有一定的食用价值外,还有很强的药用价值。那么淡豆豉有哪些功效与作用呢?淡豆豉可治什么病?下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淡豆豉“主伤寒头痛寒热,瘴气恶毒,烦躁满闷,虚劳喘吸,两脚疼冷。”(《别录》)“下气调中,治伤寒温毒发斑,呕逆。”(《纲目》)

但是历代医家也有不同的声音,如《药性论》以之熬末“止盗汗,除烦”;《日华子本草》用以“治骨蒸”;孙思邈亦用栀子豉汤治“少年短气”。这些都是针对阴虚内热之症治而言的。而《世医得效方》用以治尿血,当是增水敌火以止血。可见甘凉的淡豆豉实具滋阴之功,下面拟从银翘散、葱豉汤、栀子豉汤证的病机、组方、用药入手进一步探析淡豆豉的滋阴之功。

淡豆豉的功效:

淡豆豉

历来本草多言豆豉苦寒,甚至苦咸而涩。余认为其甘淡微咸,性微温,如苦寒则豆豉无以尽其所用。其解毒,除烦,宣郁,开腠理,涌寒痰宿食,下调中气,能升能散之基本功能无可理解,其伤寒寒热头痛烦躁,热病温毒发斑呕逆、胸闷心中懊恼之主治亦无可理解也。大约豆豉本黄豆所制,豆性本微寒,既得蒸晒酝酿,其气必然微温也。

银翘散中淡豆豉之用,现普遍认为是解表散邪的作用。观银翘散中不但有薄荷、银花、连翘、牛蒡子疏散风热之诸品,又有一味辛温解表作用较强的荆芥穗加入其中,因此无须再加淡豆豉来加强解表的作用。其实银翘散原为温病初起而设,而温病最善伤阴,淡豆豉在此就是防止发散太过伤及阴津而设。

解表,除烦,宣发郁热。

淡豆豉是一种中药,为豆科植物大豆的成熟种子的发酵加工品,其性味苦寒。含有丰富的蛋白质、脂肪和碳水化合物,且含有人体所需的多种氨基酸,还含有多种矿物质和维生素等营养物质。

今日本国人每以淡豆豉为佐餐或零食之物,或当作bbingamezone注册官网 ,保健养生之药物,无论老幼日日食之不厌,谓其甘美可口,又谓其健胃消浊气,去痰涎,明耳目,醒大脑神明,观日人虽身形矮矬,而身体确实较为强健,平均寿命为世界之最长者,似与豆豉有关,长服此物或能聪明耳目,轻身耐老,实亦未知。《纲目》“调中”一语,或可释之大略:中焦通达,大气旋转,呼吸出入,吐纳故新之基本生理功能活动,皆趋正常也。

葱豉汤为外感风寒轻证而立,汪昂认为:“葱通阳发汗,豉升散而发汗”。其实葱豉汤之用葱白、豆豉原为养阴解表之意,如九味羌活汤之用生地,桂枝汤之用白芍,皆无助主药发汗之功,反具制约主药发散太过之力。相反相成之法配伍为方者,在古今方剂中比比皆是,不独葱豉汤为然。更有民间常用姜葱发汗解表,而少有单用淡豆豉发汗解表的例子。即使制豉有用麻黄、苏叶煎汤浸泡大豆后再蒸熟发酵一法,但经此一蒸一酵,其大豆表面的发散物质已经消失殆尽,不再具有发表之力了。

淡豆豉的作用:

淡豆豉中含有多种营养素,可以改善胃肠道菌群,常吃豆豉还可帮助消化、预防疾病、延缓衰老、增强脑力、降低血压、消除疲劳、减轻病痛、预防癌症和提高肝脏解毒功能。

豆豉药用者略干燥,以色黑附膜样物者为佳,日人所常食豆豉则系新鲜发酵,润湿且牵丝挂网有所不同。

历代医家对栀子豉汤的解释大致不越两种:一种认为是涌吐剂,以成无己为代表,他认为:“胸中烦热郁闷而不得发散者……与栀子豉汤以吐胸中之邪”;另一种认为是清热宣透剂,如湖北中医学院主编的《伤寒论》说:“豆豉升散,宣散胸中郁结。”用豆豉袪邪解烦。

1、风寒感冒

bbingamezone注册官网 1

《伤寒论》栀子豉汤,用治伤寒发汗或攻下后,烦热、胸中窒塞不舒。因非实邪,故虚烦不得眠,甚者睡卧不宁、烦冤不安,乃因余热内扰。栀子苦寒清热,然无豆豉则无以宣透胸中余热,无以治心中懊恼不安也。

其实栀子豉汤证多岀现在发汗或吐或下之后,而发汗吐下皆能损伤胃肠津液,所以说胃中津液受损,是栀子豉汤证产生的病理基础。淡豆豉之用并非吐去或宣散胸中郁热,而是滋阴以解栀子豉汤证出现的阴虚的病理状态。虽淡豆豉滋阴之力不及地黄、麦冬,但无麦、地呆滞碍胃之副作用,用于内热尚盛,阴未大虚者,与栀子配合应用,颇为合拍。有学者认为栀子豉汤证的病机是:汗吐下后胃中津液受伤,属阴伤,阴伤则虚热内生,热居胃中,中气不利,胃中郁热,则岀现“心中懊憹”;炎上扰心,则岀现心烦症,中气不利,则心火不能畅达于下,肾水亦难畅达于上,而致心肾不交,则岀现“虚烦不得眠,若剧者,必反复颠倒”之严重烦躁症状。临床上必须遵循:滋阴调中,清心胃之热,交通心肾之三管齐下之法。栀子豉汤药虽两味,以栀子清心胃之热治虚烦不得眠和心中懊憹,又能引心火下行,用为主药。淡豆豉滋阴,又能下气调中以为辅药。两者配合又能交通心肾,如《医理真传》所说“夫栀子色赤、味苦、性寒,能泻心中邪热,又能导火热之气下交于肾,而肾脏不温。豆形象肾,制造为豉轻浮,能引水液之气上交于心,而心脏凉。一升一降,往来不乖,则心肾交而此症可立瘳矣。仲景以此方治汗吐下后虚烦不得眠,心中懊憹者,是取其有既济之功。”其中所论豆豉能引水液之气上交于心,显然是说淡豆豉的滋阴之功。《伤寒论集注》云:豆乃肾谷,色黑性沉,罯熟而成轻浮,主启阴藏之精上资于心、胃,阴液上滋于心而虚烦自解,津液还入胃中而胃气自和。”足以证明淡豆豉有滋养心胃之阴的功效。

本品质轻辛散,能疏散表邪,且发汗解表之力颇为平稳,有发汗而不伤阴之说。若用于风寒感冒,常配葱白、薄荷等;若外感风寒表实证,见恶寒甚而拘急,无汗者,可配麻黄、葛根、葱白等,如《类证活人书》葱豉汤;若妊娠伤寒,见恶寒发热,头痛鼻塞,无汗脉浮者,配香附、陈皮、紫苏等同用,如《重订通俗伤寒论》香苏葱豉汤。

淡豆豉的功效与作用

瓜蒂散用治病如桂枝证而胸中有食积寒痰,心下痞硬,有气上冲咽喉不得息,邪实阻碍气机有上越之势。豆豉调和中气,泻浊行瘀,自然涌吐之剂也,与瓜蒂、赤小豆酸苦涌泄催吐之药,自是大不相同。

2、风热感冒,温病初起

1、和胃消食

《时病论》春温第一方(葱白、豆豉、防风、桔梗、杏仁、陈皮),从葱豉汤扩充而来,不惟解表,湿热伏气亦可随略汗而解;《通俗伤寒论》葱豉桔梗汤(葱豉更加山栀、桔梗、薄荷、连翘、竹叶、甘草)治风温初起,头痛身热、微恶风寒、咳嗽咽痛者;《伤寒论》栀子大黄汤治酒疸,心中懊H韧础⒋蟊隳选⑿”悴焕、身黄鲜明如橘子色,乃胃中郁热太重,若无豆豉、枳实消宿食积痰于胸膈,则无以上下分消湿热瘀毒也。

本品辛散,疏风透邪,无论风寒或风热表证均可用之。用于风热感冒、温病初起,常与银花、连翘、薄荷等同用,如《湿病条辨》银翘散;若烂喉痧兼见神烦,热盛汗少等温病初起症状者,可配牛蒡子、荆芥、连翘、栀子等同用,如《疫瘀草》犀豉饮;若风热感冒,兼见咳嗽者,当疏风散邪,宣肺止咳,常配桔梗、连翘、杏仁、苏梗等,如《类证治裁》豉桔汤。

淡豆豉辛开苦降,寒能清热,入胃经,则能和胃消食。若症见脘腹饱胀,暖气酸腐,不能食,大便不调,甚至黄疸,痞块,膨胀,脉滑而紧盛。此乃气机不利,食滞不消所致。可选用本,宣郁利气,和胃消食。使气机得通,饮食得消,则诸证自除。

豆豉伤寒常用之发散,瘴气温热病证所用更为广泛者,实因天行瘟疫时疾伏气,或寒热迭侵,或暑湿交争,或食饮停滞,尤其清热攻下后,中阳虚损,有形无形,邪结更甚,以致阳盛不得下交,阴逆不能上清,一切毒邪皆难发越宣泄,仲景形容之妙,曰反复颠倒,心中懊恼是也。若识得其理,识得此证,则豆豉之用大约无遗。至于杂病之痰饮、头痛、呃逆结胸、腹胀下利、咳喘痰闭诸证,也属此理不易。

3、胸中烦闷,虚烦不眠

2、发汗解表

贵州张涧梅氏治幼儿手足口病用四豆饮(黄豆、绿豆、黑豆、白饭豆)认为系相火溢出为害,如患儿肚腹饱胀,大便不畅,舌厚浊,热不退者,以中焦填塞,相火不能归经,实也常为邪火依附之巢穴,必加豆豉于四豆饮方中调中化滞,相火藏而热退疹消。

本品既能透散外邪,又能宣发郁热,故常与清热除烦的栀子同用,治疗邪热内郁胸中,心中懊心中懊憹,烦热不眠之证,如《伤寒论》栀子豉汤;《备急千金要方》香豉汤,以香豉一味煎服,用于妇人半产下血不尽,烦满欲死者;若见胸中烦满,而兼见少气者,可配栀子、甘草同用,如《伤寒论》栀子甘草的功效与作用豉汤;若心下烦热见于诸症,发作无常者,可配常山、甘草同用,如《肘后方》常山汤。

淡豆豉辛散苦泄性寒,入肺经,具有疏散宣透之性,既能透散表邪,又以能宣散郁热,发汗之力颇为平稳,有发汗不伤阴之说。《名医别录》曰:“主伤寒头痛寒热,瘴气恶毒。”常用治外感初起,症见恶寒发热,无汗,头痛鼻塞等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