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问曰:足阳明之脉病,恶人与火,闻木音则惕然而惊,钟鼓不为动,闻木音而惊何也?愿闻其故。岐伯对曰:阳明者,胃脉也,胃者土也,故闻木音而惊者,土恶木也。

黄帝问曰:足阳明之脉病,恶人与火,闻木音则惕然而惊,钟鼓不为动,闻木音而惊,何也?愿闻其故。

阳明脉解出自《黄帝内经》的《素问》部分的第三十篇,本篇是解释阳明经脉的实热症状和病理变化,可与《灵枢·经脉篇》参看。[1]

黄帝问曰∶足阳明之脉病,恶人与火,闻木音则惕然而惊,欲独闭户牖而处,愿闻其故。岐伯对曰∶阳明者胃脉也,胃土也,闻木音而惊者,土恶木也。阳明主肌肉,其血气盛,邪客之则热,热甚则恶火。阳明厥则喘闷,闷则恶人。阴阳相搏,阳尽阴盛,故欲独闭户牖而处(按阴阳和薄至此,本在《素问》脉解篇,士安移续于此)。曰∶或喘而生者,或喘而死者,何也?曰∶厥逆连脏则死,连经则生。曰∶病甚则弃衣而走,登高而歌,或至不食数日,逾垣上屋,非其素所未能,病反能者何也?曰∶阴阳争而外并于阳(此八字亦《素问》脉解篇文)。邪盛则四肢实,实则能登高而歌。热盛于身,故弃衣而欲走。阳盛,故妄言,骂詈不避亲疏。大热遍身,故狂言而妄见妄闻,视足阳明及大络取之,虚者补之,血如实者泻之。因令偃卧,居其头前,以两手四指按其颈动脉久持之,卷而切推之,下至缺盆中,复上如前,热去乃已,此所谓推而散之者也。

帝曰:善。其恶火何也?岐伯曰:阳明主肉,其脉血气盛,邪客之则热,热甚则恶火。

岐伯对曰:阳明者胃脉也,胃者,土也,故闻木音而惊者,土恶木也。

中文名

身热狂走,谵语见鬼,螈
,身柱主之。狂,妄言,怒火恶火,善骂詈,巨厥主之。热病汗不出,鼽衄,眩,时仆而浮肿,足胫寒,不得卧,振寒,恶人与木音,喉痹龋齿,恶风,鼻不利,多善惊,厉兑主之。四厥手足闷者,使人久持之,厥热胫痛,腹胀,皮痛,善伸数欠,恶人与木音,振寒,嗌中引外痛,热病汗不出,下齿痛,恶寒目急,喘满寒栗,断口噤僻,不嗜食,内庭主之。狂歌妄言,怒,恶人与火,骂詈,三里主之。

帝曰:其恶人何也?岐伯曰:阳明厥则喘而惋,惋则恶人。

帝曰:善。其恶火何也?

阳明脉解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帝曰:或喘而死者,或喘而生者,何也?岐伯曰:厥逆连脏则死,连经则生。

岐伯曰:阳明主肉,其脉血气盛,邪客之则热,热甚则恶火。

原文与译文

帝曰:善。病甚则弃衣而走,登高而歌,或至不食数日,逾垣上屋,所上之处,皆非其素所能也,病反能者何也?岐伯曰:四肢者诸阳之本也。阳盛则四肢实,实则能登高也。帝曰:其弃衣而走者何也?岐伯曰:热盛于身,故弃衣欲走也。帝曰:其妄言骂詈,不避亲疏而歌者何也?岐伯曰:阳盛则使人妄言骂詈,不避亲疏而欲食,不欲食故妄走也。

帝曰:其恶人何也?

黄帝问曰:足阳明之脉病,恶人与火,闻木音则惕然而惊,钟鼓不为动,闻木音而惊何也?愿闻其故。

岐伯曰:阳明厥则喘而惋,惋则恶人。帝曰:或喘而死者,或喘而生者,何也?岐伯曰:厥逆连藏则死,连经则生。

黄帝问道:足阳明的经脉发生病变,恶见人与火,听到木器响动的声音就受惊,但听到敲打钟鼓的声音却不为惊动。为什麽听到木音就惊惕?我希望听听其中道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