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知道,事物的现象和本质是一对很难说清楚的范畴,大部分的现象和本质是一致的,但是现象和本质不一致的情况也是时有发生,对待疾病也是如此。大部分疾病的表现是准确反映了本质,但是有时候,表现可能是本质的歪曲。但是,无论如何,疾病的治疗总是对其本质做出的,所以中医在治疗疾病时注重区分表现和本质是否一致。

“正治法与反治法”是《内经》最重要的治疗法则,出自《素问·至真要大论》,论曰:“逆者正治,从者反治,从少从多,观其事也。”张介宾注曰:“以寒治热,以热治寒,逆其病者,谓之正治。以寒治寒,以热治热,从其病者,谓之反治。”正治法与反治法是治病求本的两种表面相反而实则归一的表现形式,正治法逆其表象而治,反治法顺其表象而治。《内经》中特意提及反治法并非无的放矢,实为提醒后世医家临证采集资料时必须重视疾病的表象,并且需要明辨表象与疾病本质的关系,才能透过表象抓住本质。可见,治病求本是中医学治疗法则的总纲。

●《素问·至真要大论》“从者反治”涵义有二:一是指顺从疾病假象而治的一种治疗原则,适用于病情较为复杂,征象不能完全反映本质的情形,此为假反治;二是指在正治的基础上,兼用反治或顺从疾病性质而治,此为真反治。

第一节 预防

正治和反治是针对疾病的临床表现和本质是否一致而采取的治疗原则,主要是针对疾病的表象而言。如果疾病的表现和本质一致的话,就采用正治,反之,则采用反治。下面对这两种治疗原则做些说明:

“正治法与反治法”治疗法则

●反治法作为中医独特的治疗方法,在治疗思路上与西医有很大差异,或可借以补充西医“对抗治疗”的不足。应加强对它的理论研究,通过多学科、多角度地分析探索,掌握它的本质,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与治疗规律。

  预防,指采取一定的措施,防止疾病的发生与发展。有未病先防和既病防变两个方面。

(1)正治。这种治疗原则用于疾病的临床表现与本质一致的情况,多采用的是一些传统的治疗方法,同时,这些治疗方法也是比较容易理解的。比如“热者寒之”、“寒者热之、“实者泻之”、“虚者补之"等。

正治法:正治法又名“逆治”法,是指治疗用药的性质、作用趋向逆着病证表象而治的一种常用治则,所谓“逆者正治”。适用于病情轻浅而单纯,疾病性质与所表现的病象相一致的病证。举例如下。

反治法源于《素问·至真要大论》:“逆者正治,从者反治。”又:“微者逆之,甚者从之”。“微者逆之”,意思是病情较轻的,要逆其病气,就是说根据病变性质采用与病气相对的药物治疗,统称逆治法或正治法。它是中医临证的一般治则。“甚者从之”,意思是对病情较复杂或病势较重的,治疗上要顺从其病气。如何顺从?《素问·至真要大论》进一步指出:“从者反治”。明确提出,顺从就是反治。并进一步指出反治即“热因寒用,寒因热用,塞因塞用,通因通用”。

  1.未病先防

(2)反治。反治原则主要用于疾病的临床表现和本质不一致的情况,是与正治相反的一个治疗原则。根据不同的病症而采取不同的治疗方法,但是大部分在人们看起来都是反其道而行之。热因热用。这种原则是针对表面看起来是热病的患者使用的,这种面红、发热的症状其实是因为内寒太甚而格阳于外,这仍旧是一种寒证。

寒者热之
寒性病证表现为寒象,用温热性质的方药进行治疗,即以温热药治疗寒证。例如采用辛温解表的方药治疗表寒证,使用辛热温里散寒的方药治疗里寒证等。

“反治”的内涵

  (1)养生以增强正气。主要是在未病时采用自身预防保健措施,从预防的角度看,可增强自身的体质,提高人体的正气,从而增强机体的抗病能力。  

塞因塞用。对闭塞不通使用的方法是补,而不是泻,就是因为临床表现“塞”和其本质并不相同。比如中医运用补中益气的方法来治疗脾虚引起的腹胀,用补养气血来治疗气虚血枯引起的闭经。寒因寒用。这种“寒”其实是由于体内热盛、热极而产生出寒证的表象,其实还是需要用寒药来治疗的。

热者寒之
热性病证表现为热象,用寒凉性质的方药进行治疗,即以寒凉药治疗热证。例如用辛凉解表的方药治疗表热证,采用苦寒清热或者泄热的方药治疗里热证等。

《医碥》指出:“以热治寒,以寒治热,谓之正治,又谓之逆冶。以热治热,以寒治寒,谓之反治,又谓之从治,而有真反、假反之分。”

  (2)防止病邪侵害。其措施主要有:

通因通用。有时食物积聚在体内也会引起腹泻,需要用泻下法治疗,所以通利的药物同样可以治疗某些腹泻的病症。

虚则补之
虚劳之病的表现为虚象,需用补养类方药进行治疗,即以补益药治疗虚证。例如阳气虚衰用温阳益气的方药,阴血不足用滋阴养血的方药等。

假反治

  ①避其邪气,《素问·上古天真论》说:“虚邪贼风,避之有时。”

实则泻之
邪实之病的表现为实象,需用攻邪泻实类方药进行治疗,即以泻实药治疗实证。例如采用消食导滞的方药治疗食滞,采用活血化瘀的方药消除瘀血,采用祛痰除湿的方药化痰利湿等。

如今谈到反治,往往解释为顺从疾病假象而治的一种治疗原则,适用于病情较为复杂,并且疾病的临床表现与其性质不尽一致,也就是征象与本质不尽一致,征象不能完全反映本质的情形。也可属于广义的反治,即假反,主要用于“大实有羸状”、“至虚有盛候”的治疗。例如“寒因寒用”指用寒性药物治疗具有假寒征象的疾病,也称以寒治寒;“热因热用”指用温热性药物治疗具有假热征象的疾病,也称以热治热;“通因通用”指用具有通利性质的药物治疗有通泻症状的实证,也称以通治通;“塞因塞用”指用具有补益性质的药物治疗具有闭塞不通症状的虚证,也称以补开塞。

  ②药物预防以防止病邪伤害。

此外,如坚者削之、客者除之、劳者温之、结者散之、留者攻之、燥者濡之、急者缓之、散者收之、损者温之、逸者行之、惊者平之等均属正治法范畴。

真反治

  2.既病防变

反治法:反治法又名“从治”法,是指治疗用药的性质、作用趋向顺从病证的某些表象而治的一种治则,所谓“从者反治”。适用于病情复杂、表象与本质不完全一致的病证。正由于表象与本质不一致,顺从病证的表现则逆其本质,故反治法亦为治病求本精神的贯彻运用,其中又包含着知常达变的观念。举例如下。

真反治因其治疗特征是顺从病性,故又称“从治”。又分为两种情况。

  既病防变是指在疾病发生之后,力求做到:

热因热用
指用温热性质的药物治疗其表象为热的病证。《伤寒论》317条:“少阴病,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手足厥逆,脉微欲绝,身反不恶寒,其人面色赤,或腹痛,或干呕,或咽痛,或利止脉不出者,通脉四逆汤主之。”利用回阳救逆的姜附剂,治疗身热而赤之阴盛格阳证,即用温热的通脉四逆汤顺从表热之象而逆其阴寒之本。又如气虚发热之证,因脾胃气弱虚损,水谷精气当升不升,反流于下焦,化为阴火,阴火上扰而发热,治用甘温之补中益气汤,升发脾阳,升举下陷精气,即甘温除热法,亦属热因热用的范畴。

一是在正治的基础上,兼用反治,是一种从少逆多的治法,即反佐。“从”,有药物服用方法上的“从”,也有药物配伍上的“从”,“从”的比例小,在整个治疗中起辅助作用。例如,用寒药治热性疾病,热证盛可抗拒药的寒性,在药物服用时出现格拒现象,当在寒药中加入少量与病性一致的热药时,顺从了病性,引导寒药发挥作用。又如《素问·五常政大论》所说:“治热以寒,温而行之;治寒以热,凉而行之”,意思是用寒药治热病须温服,用热药治寒病须凉服。其中起反作用的热药用量小且药味少,或仅仅是服法,这可谓“从少逆多”。

  (1)早期诊治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故邪风之至,疾如风雨,故善治者治皮毛,其次治肌肤,其次治筋脉,其次治六腑,其次治五脏。治五脏者,半死半生也。”

寒因寒用
指用寒凉性质的药物治疗表象为寒的病证。《伤寒论》350条“伤寒,脉滑而厥者,里有热,白虎汤主之”,利用辛寒之剂白虎汤,治疗表象手足厥冷实则里大热之证,即用寒凉的白虎汤顺从表寒之象而逆其里热之本。

二是完全的真反治,即顺从疾病性质而治。张介宾《类经·论治类》言:“宜于全反者,自当尽同无疑矣。”在假反中,顺从的是假象;在真反中,顺从的是“病势”。如《医碥》所言:“真反者,如风火暴盛,痰涎上涌,闭塞咽喉,非辛热之品不能开散,不得已暂用星半乌附巴豆等热品,是则真反也。”对痰火壅盛病证,暂用辛温开通顺势而治,即以热药治热证。针灸疗法中的热证施灸法也属于真反法,即用灸法治疗中医八纲辨证中病性属热的证候,包括外感热病和内伤热病,以及外科痈疽疮疡等多种疾病中所出现的热性病证。顺应病势的治疗源自中医“重阳必阴”、“物极必反”的独特思维方式,即顺应自然的生存之道;“同气相求”,即顺应脏腑的生理特性;“甚者从之”,即顺应机体的抗病趋势。

  (2)防止疾病的传变:

塞因塞用
指用补益药物治疗具有闭塞不通症状的类似于“实证”,而实则为虚性的病证,亦称“以补开塞”。《伤寒论》273条“太阴之为病,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时腹自痛”,利用补益温中之剂理中汤,治疗表象腹满实则里虚之证。又如精气不足,冲任亏损的闭经,治当填补下元,滋养肝肾,养血益气以调其经。另如小便不利,或由于肺气不足,通调无权;或由于中气下陷,清气不升,浊阴不降;或由于肾阳亏虚,命门火衰,膀胱气化无权等,治疗当分别予以补益肺气,复其通调水道之权;或补益中气,使脾气升运;或温补肾阳,化气行水。以上数种,亦属塞因塞用之例。

不管正治还是反治,是“从”还是“逆”,我们都需要知其常,通其变,准确地把握尺度。《素问·至真要大论》进一步说:“从多从少,观其事也。”何谓从多,何谓从少?张介宾《类经·论治类》说:“从少谓一同而二异,从多谓二同而一异,必观其事之轻重而为之增损。”总之,反治的应用需要我们对传统的中医哲学有深刻的领悟,对中医临床有足够的经验。

  ①阻截病传途径;

通因通用
指用通利药物,治疗具有通泻症状的类似于“虚证”,而实则为实性的病证,亦称之为“以通治通”。《伤寒论》321条“少阴病,自利清水,色纯清,心下必痛,口干燥者,急下之,宜大承气汤”,利用攻下之剂大承气汤,治疗表象下利实则热结旁流之证。又如湿热蕴结大肠之下痢,虽日下十数行,治疗仍不宜止涩,当清热通肠,调气行血。张洁古所创芍药汤治疗早期痢疾,药选大黄,亦为“通因通用”之义。

应加强对反治法的研究

  ②先安未受邪之地。

临床指导意义

目前西医理论处于主导地位,抗生素得以广泛应用,故当今时代被称之为“抗生素时代”,人类与致病菌的较量,并未因抗生素的出现及大量应用而停息,自从“抗生素之父”弗莱明博士发明青霉素至今,几十年过去了,人们惊恐地看到感染性疾病并没有像早先预计的那样被人类一个一个地消灭掉。新的致病菌不断出现,“旧”的传染病也正在死灰复燃,数百种旧的、新的或重新命名的病原菌及其不断变化的耐药性,对人类的健康构成了巨大而持久的威胁。再如现代肿瘤的治疗,西医手术、化疗、放疗三大法宝曾经大行其道,而今已逐渐陷入对抗治疗的泥沼,欲罢不能,“生命不息,化疗不止”的现状,让肿瘤治疗的前景黯淡无光。所有这些不能不引起我们的反思。

  既病防变属于

“正治法与反治法”的提出便于临证时警惕并且识别假象,抓住本质辨证,正确施治。除了上文提及的主要治则外,又如:气血郁结,或痰浊,邪气内结等,用消散法,如用半夏厚朴汤治疗梅核气。病邪留滞而不去的,如痰饮、蓄血、停食、便秘等,用攻逐攻下法,如用抵当汤治瘀血等。津液亏乏,内外干燥一类病证,用滋润生津等濡润之法,如用清燥救肺汤治燥咳。筋脉拘急痉挛一类的疾病,用舒缓法,如用芍药甘草汤治脚挛急。精气耗散,不能约束之病,如自汗、盗汗等,用收敛法,如用牡蛎散止汗。虚损怯弱之病,用温养补益法,以“少火生气”,如用人参养荣丸治精气虚证等。气血停滞,肢体痿废,用行气活血之法,如用补阳还五汤治疗半身不遂之类。惊悸不安类病证,用镇静安神之法,如用朱砂安神丸治失眠怔忡。病邪在上者,使之上越,用涌吐法,如瓜蒂散。病邪在下者,使之下出,用导下攻下之法,如五苓散利小便、承气汤下实邪之类。

《景岳全书》指出“正治不效宜反”,反治法作为中医独特的治疗方法,在治疗思路上与西医有很大差异,或可借以补充西医“对抗治疗”的不足。“甚者从之”的观念或许能为治疗疾病另辟蹊径,给患者多一个康复的机会。但令人担忧的是,2000年来,正治法得到长足的发展,而反治法由于在理论上长期被人为地限制在一个狭隘的范围内,临床上难以把握,无法广泛应用,已日趋没落,这是中医学的巨大损失。

  A.治病求本

为了使反治法重新得以应用,首先应加强对它的理论研究,通过多学科、多角度地分析探索,掌握它的本质,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与治疗规律,如是方能为这一治法的临床普遍应用赢得更大的空间。

  B.治未病

  C.因人制宜

  D.因地制宜

  E.因地制宜

『正确答案』B

『答案解析』预防,即治未病,有未病先防和既病防变两个方面。

  

第二节 治则

  治则是用以指导治疗方法的总则,它是在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精神指导下制定的,对临床治疗立法、处方、用药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治疗方法是治则的具体化,任何具体的治疗方法,总是从属于一定的治疗法则。

  

  一、正治与反治

  1.正治(逆治)逆其证候性质而治的一种常用治疗法则,适用于疾病征象与疾病本质一致的病证。

  具体方法有:寒者热之、热者寒之、虚则补之、实则泻之。

  2.反治(从治)是指采用方药或施术的性质顺从疾病的假象而治的一种治疗原则。具体方法有:热因热用、寒因寒用、塞因塞用、通因通用。

  (1)热因热用:即以热治热,是指用热性药物来治疗具有假热征象的病证。适用于阴盛格阳的真寒假热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