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气归心】

将“肺朝百脉”理解为“朝百脉之血”,这与中医五脏功能分属、肺主治节的理论皆不相符,正确的说法应该是“肺朝百脉之气”。“肺朝百脉之气”提示了气、血、脉、心与肺之间不仅在生理上相互联系,而且在病理情况下相互影响;临床上对于血行不畅所致的疾病,除用活血化瘀的药物外,同时应加用行气、补气之品。

引起入体的阶段灵力要在体内运行三十六圈。

恩师张学文系陕西中医学院终身教授、国医大师,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对心系疾病的中医药治疗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颇有独到见解。现介绍如下,以飨同道。

指水谷的精气通过血的运行归于心脏。《素问.经脉别论》:「食气入胃,浊气归心,淫精于脉….”这里所说的“浊气”系指饮食精华的浓浊部分,它运行到心,由心脏再通过经脉把养料送到身体各部。“浊气归心”说明了心在这个过程中,起到循环输送营养的“总枢”的作用。

总之,“肺朝百脉”是肺与全身经气间密切联系的高度概括。肺通过朝会百脉之气,进一步发挥肺主气、主治节的作用,从而将气血输布全身。“肺朝百脉”的作用可体现在助心行血、调节脉管等多个方面。

伴着急促的呼吸额头上的汗珠也多了起来。灵力又运行了两圈,秦睿的经脉开始承受不住了。

张师通过详细的研究,认为属中医“胸痹”、“心痛”范畴,现代医学的认识基本相似,核心病理虽然是血脉瘀滞,诚如《灵枢·经脉》指出:“手少阴(心)气绝则脉不通,脉不通则血不流。”《素问·藏气法时论》指出:“心痛者,胸中痛,胁下痛,肩背胛间痛,两臂内痛。”《肘后方》说:“胸痹之病,令人心中坚痞忽痛,肌中苦痹,绞急如刺,不得俯仰,其胸前皮皆痛,不得手犯,胸满短气,咳嗽引痛,烦闷自汗出,或彻引背膂,不即治之,数日害人。”

肺主一身之气,调节全身的气机,所以血的运行亦有赖于肺气的敷布与调节,而肺对血没有直接作用。自古至今,中医临床上论血证之病机,每提心、肝、脾,而不涉肺,源于肺的功能总与气、水相关,与血没有直接的联系,只是通过气的作用间接联系于血。《素问·经脉别论》中“肺朝百脉”的理解,笔者认为是“食气入胃,散精于肝,淫气于筋。食气入胃,浊气归心,淫精于脉。脉气流经,经气归于肺,肺朝百脉,输精于皮毛”,即饮食之气首先进入胃中,然后水谷精微之气归于心,滋养百脉,百脉的精气流入大的经脉后会聚于肺,再输布于皮毛。从此段文句可以看出,“肺朝百脉”为“经气归于肺”的互文,用以说明“经气归于肺”的文意。

发现这九分灵力的中心有不同的颜色分别代表着六种不同的属性,这六种属性围在浊气的引领下相互依偎在一起最不相容的水火也很和谐的在一起聚散。

冠心病多发生在40岁以上的人群,现代医学病理主要是冠状动脉粥样硬化,临床表现主要是突然阵发性前胸胸闷或疼痛,并可放射至左肩及左上肢,并沿前臂内侧直达小指和无名指,发作时面色苍白,表情焦虑或烦躁,心悸,心慌,短气,疼痛剧烈时可伴冷汗。现代医学认为本病是因饮食、情志、吸烟等多因素综合作用导致冠状动脉粥样硬化而致管腔闭塞或痉挛,猝然引起心肌缺血、缺氧所致,常因情志、饮食、受寒、劳累等因素的影响发作。

唐代王冰对“肺朝百脉”的注解影响极大。注曰:“言脉气流运,乃为大径,经气归宗,上朝于肺,肺为华盖,位复居高,治节由之,故受百脉之朝会也。”明代张景岳释曰:“精淫于肺,脉流于经,经脉流通,必由于气,气主于肺,故为百脉之朝会,皮毛为肺之合,故肺精输矣。”明末李中梓释云:“注于经脉,必流于经,经脉流通,必由于气,气主于肺,而为五脏之华盖,故为百脉之朝会。”清代姚止庵释曰:“言血之精华,既化而为脉,而脉已有气,流行于十二经络之中,总上归于肺。肺为华盖,贯通诸藏,为百脉之大要会,故云朝百脉也。”将其称为“肺受百脉之朝会”或“百脉朝会于肺”。这些医家对“朝”字的注释源于该字的本义。唐代陆德明《经典释义》中曰:“臣见君曰朝。”《字汇·月部》:“朝,晨朝也。人君视政,臣下觐君,均贵于早,声转为朝也。”指出“朝”是由表“早晨”之“朝(zhao)”引申而成“朝见、朝会”之“朝(chao)”。这样的用法在古文中很多,如《孟子·公孙丑下》“孟子将朝王”,《战国策·齐策》“率天下诸侯而朝周”。

秦睿尝试把精力集中在这个卡住的地方。

心主血脉,心脉瘀滞则一身失养,机能衰退,是为虚。故本病是虚实夹杂之证,治疗要以益心宽胸通痹为治疗总则。张师认为冠心病因是慢性疾病,心痛发作时常是标急之证,当以宽胸通痹、散滞止痛为主,并拟定了宽胸通痹汤,药用瓜蒌、丹参、生山楂、炒酸枣仁、鹿衔草各15克,薤白、降香、麦冬、川芎、赤芍各10克,桂枝6克,三七3克(研末,冲服),心气不足者常劳累后发作,短气、心慌心悸、脉细弱,加人参、黄芪;心阳不振常受寒易作,畏寒、手足厥冷、唇甲青紫,加附子、桂枝;心阴不足者多与吸烟有关,常心烦、口干咽燥、失眠、多梦、舌红少津、脉细数,加西洋参、麦冬、五味子、柏子仁、玄参;心血不足者多心悸心慌、面色无华、唇舌淡白、脉细或涩或结代,加鸡血藤、bbingamezone注册官网 ,当归、地黄。因情志诱发者兼以理气,加柴胡、郁金;痰阻严重者多胸闷、时有眩晕,加半夏、菖蒲、胆南星;瘀阻严重者疼痛剧烈或刺痛、唇甲青紫、舌有瘀斑或瘀点、脉细涩,加葛根、延胡索、三七、桃仁。

“百脉之血朝于肺”的说法与肺主治节的生理功能相矛盾

原本以为并不和善的它现在看来反而帮秦睿调理了气息,相融了灵力。

张师认为引起血脉瘀滞的病因虽然复杂,但主要是虚与痰。《灵枢·邪客》云:“五谷入于胃也,其糟粕、津液、宗气分为三隧。故宗气积于胸中,出于喉咙,以灌心脉,而行呼吸焉。”本病常发生在四十岁以后,此时脏腑功能开始衰退,宗气生化不足,从而心脉灌注不足,胸阳不振,血液运行无力,血脉瘀滞。《素问·经脉别论》曰:“食气入胃,浊气归心,淫精于脉。”长期过食肥甘厚味、过食咸味,则损伤藏腑,尤其是脾胃受损,导致运化失常,清气不升,浊气不降,津液内停,聚而为痰,壅塞心脉,蔽遏胸阳,从而脉道不通、气血瘀滞。《素问·举痛论》云:“怒则气上……悲则气消,恐则气下,寒则气收……驚则气乱,劳则气耗,思则气结。”《灵枢·口问》云:“悲哀愁忧则心动。”长期情志妄动,七情过激,或受寒,或劳累过度,损伤气机,导致气血逆乱,心脉失畅,血脉瘀滞。烟为辛燥之品,烟雾为浊气,长期吸烟则不仅浊气内入,壅塞胸中血脉,而且燥可伤津而使血脉失润,导致胸阳闭阻、血脉涩滞。

“肺朝百脉”,语出《素问·经脉别论》:“食气入胃,浊气归心,淫精于脉。脉气流经,经气归于肺,肺朝百脉,输精于皮毛。”其中对“肺朝百脉”的“朝”字的理解,历代医家各据其理,笔者认为是“朝会,会聚,会合”之意。此外,部分中医基础理论教科书将“肺朝百脉”解释为“指全身的血液,都通过经脉而聚会于肺,通过肺的呼吸,进行气体的交换,然后再输布到全身。”也就是“百脉之血朝于肺”的意思。笔者以为此说有不妥之处,肺朝百脉应为“朝百脉之气”,而非“朝百脉之血”。

秦睿试着引起入体。灵力流经全身穴位,最后在丹田聚集,然后反向流通再回到丹田。

《素问·灵兰秘典论》“肺者,相傅之官,治节出焉”。肺主治节的作用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肺主呼吸,人体的呼吸运动是有节奏地一呼一吸;二是随着肺的呼吸运动,治理和调节着全身的气机,即是调节着气的升降出入的运动;三是由于调节着气的升降出入运动,因而辅助心脏,推动和调节血液的运行;四是肺的宣发和肃降,治理和调节津液的输布、运行和排泄。肺主治节实际上是对肺的生理功能的高度概括。

这样的聚散持续了十几次呼吸的时间,浊气不再引领着灵力离开了这个团队。

以此理论作指导,临床上对于血行不畅所致的疾病,除用活血化瘀的药物外,同时应加用行气、补气之品。如中医之“胸痹”、“真心痛”,相当于现代医学的冠心病,其发生发展与心肺气虚,瘀血阻滞密切相关,多为“本虚标实”的病证。该病多伴有不同程度的心肌缺血、缺氧征象,其轻者可见胸闷、憋气、心悸等症状;其重者多为典型的心绞痛或心肌梗死。治疗时不仅要活血化瘀,更应注重补益心肺之气,使气行则血行。对于临床疾病中有血瘀之征象者,皆应加入补气、行气之品,尤其是入肺经的补气、行气之品。

刚刚静止不前的灵力也开始移动了,缓慢的前进的速度让紧绷的经脉有了缓和的时间。

“肺朝百脉之气”的临床意义

调匀气息正打算出门了的时候发现灵力中掺杂了浑浊的力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