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问曰:人身非常温也,非常热也,为之热而烦满者何也?岐伯对曰:阴气少而阳气胜也,故热而烦满也。

黄帝问曰:人身非常温也,非常热也,为之热而烦满者何也?

本篇要点:

黄帝问曰∶夫邪气之客于人也,或令人目不得眠者,何也?伯高对曰∶五谷入于胃也,其糟粕、津液、宗气分为三隧。故宗气积于胸中,出于喉咙,以贯心肺而行呼吸焉。营气者悍气之
疾,而先行于四末分肉皮肤之间,而不休息也。昼行于阳,夜行于阴,其入于阴也,常从足少阴之分间,行于五脏六腑。今邪气客于五脏,则卫气独营其外,行于阳,不得入于阴。行于阳则阳气盛,阳气盛则阳跷满;不得入于阴,阴气虚故目不得眠。治之补其不足,泻其有余,调其虚实,以通其道而去其邪,饮以半夏汤一剂,阴阳已通,其卧立至。此所以决渎壅塞,经络大通,阴阳得和者也。其汤方以流水千里以外者八升,扬之万遍,取其清五升煮之,炊以苇薪火,沸煮秫米一升,治半夏五合,徐炊令竭为一升半,去其滓,饮汁一小杯,日三,稍益,以知为度。故其病新发者,覆杯则卧,汗出则已矣,久者三饮而已。曰∶目闭不得视者何也?曰∶卫气行于阴,不得入于阳,行于阴则阴气盛,阴气盛则阴跷满;不得入于阳则阳气虚,故目闭焉(《九卷》行作留,入作行)。曰∶人之多卧者何也?曰∶此人肠胃大而皮肤涩(《九卷》作湿,下同)。涩则分肉不解焉。肠胃大则气行留久,皮肤涩分肉不解则行迟。夫卫气者,昼常行于阳,夜常行于阴,故阳气尽则卧,阴气尽则寤。故肠胃大,卫气行留久,皮肤涩分肉不解则行迟,留于阴也久,其气不精,则欲瞑,故多卧矣。其肠胃小,皮肤滑以缓,分肉解利,卫气之留于阳也久,故少卧焉。曰∶其非常经也,卒然多卧者何也?曰∶邪气留于上焦,上焦闭而不通,已食若饮汤,卫气久留于阴而不行,故卒然多卧。曰∶治此诸邪奈何?曰∶先视其腑脏,诛其小过,后调其气,盛者泻之,虚者补之,必先明知其形气之苦乐,定乃取之。曰∶人有卧而有所不安者,何也?曰∶脏有所伤,及情有所倚,则卧不安(《素问》作精所之寄则安,《太素》作精有所倚则不安),故人不能悬其病也。曰∶人之不得偃卧者何也?曰∶肺者脏之盖也。肺气盛则脉大,脉大则不得偃卧。曰∶人之有肉苛者何也,是为何病?曰∶营气虚卫气实也。营气虚则不仁,卫气虚则不用,营卫俱虚,则不仁且不用,肉加苛也,人身与志不相有也,三十日死。曰∶人有逆气不得卧而有音者,有不得卧而息无音者,有起居如故而息有音者,有得卧行而喘者,有不得卧不能行而喘者,有不得卧,卧而喘者,此何脏使然?曰∶不得卧而息有音者,是阳明之逆也。足三阳者下行,今逆而上行,故息有音也。阳明者胃脉也,胃者六腑之海也,其气亦下行。阳明逆不得从其道故不得卧。《下经》曰∶胃不和则卧不安,此之谓也。夫起居如故而息有音者,此肺之络脉逆,不得随经上下行,故留经而不行,络脉之病患也微,故起居如故而息有音也。夫不得卧卧则喘者,水气客也。夫水气循津液而留者也,肾者水脏,主津液,主卧与喘也。

帝曰:人身非衣寒也,中非有寒气也,寒从中生者何?岐伯曰:是人多痹气也,阳气少阴气多,故身寒如从水中出。

岐伯对曰:阴气少而阳气胜,故热而烦满也。

一、讨论了阴阳失调而引起的各种寒热病变,说明人体的阴阳必须保持平衡。

惊不得眠,善 水气上下,五脏游气也,三阴交主之。不得卧,浮
主之。身肿皮肤不可近衣。

帝曰:人有四肢热,逢风寒如炙如火者何也?岐伯曰:是人者阴气虚,阳气盛,四肢者阳也,两阳相得而阴气虚少,少水不能灭盛火,而阳独治。独治者不能生长也,独胜而止耳。逢风而如炙如火者,是人当肉烁也。

帝曰:人身非衣寒也,中非有寒气也,寒从中生者何?

二、指出阴阳的平衡和内脏的虚实有关。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帝曰:人有身寒,阳火不能热,厚衣不能温,然不冻栗,是为何病?岐伯曰:是人者,素肾气胜,以水为事,太阳气衰,肾脂枯木不长,一水不能胜两火。肾者水也,而生于骨,肾不生,则髓不能满,故寒甚至骨也。所以不能冻栗者,肝一阳也,心二阳也,肾孤脏也,一水不能胜二火,故不能冻栗,病名曰骨痹,是人当挛节也。

岐伯曰:是人多痹气也,阳气少,阴气多,故身寒如从水中出。

三、阐明“肉苛”病症是由于营卫虚弱不调而形成的。

帝曰:人之肉苛者,虽近亦絮,犹尚苛也,是谓何疾?岐伯曰:荣气虚,卫气实也,荣气虚则不仁,卫气虚则不用,荣卫俱虚,则不仁且不用,肉如故也。人与志不相有,曰死。

帝曰:人有四支热,逢风寒如炙如火者,何也?

四、经气上下不调为逆气,并指出了肺络之逆、胃气之逆、肾水之逆三种不同的病理变化。

帝曰:人有逆气不得卧而息有音者,有不得卧而息无音者,有起居如故息有音者,有得卧行而喘者,有不得得卧不能行而喘者,有不得卧卧而喘者,皆何脏使然?愿闻其故。

岐伯曰:是人者,阴气虚,阳气盛,四支者阳也,两阳相得,而阴气虚少,少水不能灭盛火,而阳独治,独治者,不能生长也,独胜而止耳,逢风而如炙如火者,是人当肉烁也。

原文及译文

岐伯曰:不得卧而息有音者,是阳明之逆也,足三阳者下行,今逆而上行,故息有音也。阳明者,胃脉也,胃者,六腑之海,其气亦下行。阳明逆,不得从其道?故不得卧也。下经曰:胃不和,则卧不安,此之谓也。

帝曰:人有身寒,汤火不能热,厚衣不能温,然不冻栗,是为何病?

黄帝问曰:人身非常温也,非常热也,为之热而烦满者何也?

夫起居如故而息有音者,此肺之络脉逆也,络脉不得随经上下,故留经而不行,络脉之病人也微,故起居如故而息有音也。

岐伯曰:是人者,素肾气胜,以水为事;太阳气衰,肾脂枯不长;一水不能胜两火,肾者水也,而生于骨,肾不生,则髓不能满,故寒甚至骨也。所以不能冻栗者,肝一阳也,心二阳也,肾孤藏也,一水不能胜二火,故不能冻栗,病名曰骨痹,是人当挛节也。

黄帝道:有的病人,四肢发热,遇到风寒,热得更加厉害,如同炙于火上一般,这是什麽原因呢?

夫不得卧,卧则喘者,是水气之客也。夫水者,循津液而流也,肾者水脏主津液,主卧与喘也。帝曰:善。

帝曰:人之肉苛者,虽近衣絮,犹尚苛也,是谓何疾?

岐伯对曰:阴气少而阳气胜也,故热而烦满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