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庭审过程中,赵女士解释自己其实并未对老父亲不闻不问。“虽然父亲与我生母离婚了,但我也对他履行了赡养义务,仅前年年底,我就向父亲一次性给付了18.4万元。”赵女士认为,这一行为足以证明她并未逃避赡养义务,反而是父亲多次投资失败,想要以索要赡养费为名,行转嫁公司债务之实,所以她不同意向父亲一次性给付52万元赡养费等费用。

3间房折抵赡养费

儿子:年轻时他未对我们尽到抚养义务

二老状告儿子讨要赡养费 竟被要求做亲子鉴定

至于赵老先生主张的住房费和医疗费,法院认为老人并未就该部分支出提供对应的证据,另外赡养费包含的即为老人维持日常生活所需,已包含住房费和医疗费。因此,对于这部分诉讼请求,法院也不予支持。

2010年4月,张先生的父亲又与赵女士登记结婚,而赵女士是家中的保姆,在孙女士去世后一直负责照顾父亲的生活起居。4年后,也就是今年的5月,张先生的父亲也因病去世。因为遗产房屋的继承问题,张先生与第二任继母赵女士多次发生矛盾,最终起诉至法院。

法院查明,张某在从化区参加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领取基础养老金每月191元,张某在村里享有生态林补偿款,补贴账户表显示2015年补偿款是10500元,账册显示2015年另有1491.6元生态林补偿款。张某亦当庭确认,其每年有一万多元的分红收入。

主审法官介绍,对此亮子辩称自己在外打零工,无固定收入,且房子是自己买的并非二老帮忙建造。同时,他还提出做亲子鉴定的要求,确定自己是二老的孩子才同意以给钱或给粮食的方式承担赡养义务。

案后法官表示,子女对父母确实负有法定的赡养义务,但法定的赡养义务应以维持父母日常生活所需的实际开销为上限,而并非父母变相用于转嫁债务的途径。赵老先生的女儿虽然事业有成,收入丰沛,但这并不足以成为赵老先生诉求被支持的必然理由。何况赵女士也不像赵老先生所述对他不予理睬、不予照顾。

赵女士辩称,张先生父亲生前留有遗嘱及宣读遗嘱的录像光盘,遗嘱中称全部遗产归她继承,张先生无权继承。同时指出,丈夫之所以作出这样的遗嘱,是因为张先生拒不对父亲履行赡养义务。

法院:对父母的赡养行为基于血缘关系

法庭审理认为,参考当地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标准15612元/年及原告家还有其他五名有赡养能力的子女的实际情况,法院最终判决亮子每月支付两位老人共计400元的赡养费,并支付已发生医疗费的六分之一1200元。

索巨额赡养费 法院不支持

遗嘱不给儿子房产

此外,张某与王某共有天河区、白云区太和镇各一套房子以及从化区某村建修的300多平方米的房屋。二儿子、三儿子现唯一一套与母亲、兄弟共有的房屋从2011年起已被张某占用,房屋的水电费、垃圾费却一直仍由二儿子负责缴交,两个儿子及徐某被迫在外租房居住至今。

院方介绍,被告亮子是老齐夫妇连生5个女儿后,才有的小儿子,从小到大宠爱有加。但令二老没想到的是,自己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儿子,在给他建了新房、娶了媳妇之后,却不愿意承担自己的那一份赡养费。

法官提示:赡养费以维持父母日常生活实际开销为上限

如今,针对父亲生前留下的遗嘱,法院查明该遗嘱是在2011年12月作出,当时争议房屋中3间房屋的所有权还在张先生手中。到了2013年,3间房屋的所有权归于父亲名下后直到去世,他都未对3间房屋如何继承分配表达意见。最终法院作出判决,赵女士继承争议房屋11间,张先生继承争议房屋1间。

综上,判决兄弟三人每人每月向张某支付赡养费800元,于每月5日前支付完毕,驳回张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院审理后认为,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老年人的合法权益应当受到法律保护。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或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给付赡养费的权利。

经过审理,法院认为赡养费数额应结合子女人数、收入水平、父母的经济来源及父母维持日常生活所需的实际开销等情况综合确定,而非单纯考虑子女的收入水平。虽然赵老先生主张自己没有收入来源,但根据赵女士提供的证据,仅2015年到2016年期间,赵老先生就接连成立了两家公司。故综合考虑各项因素,赵老先生所主张的赡养费金额过高,已远远超出其生活必要开销。最后,法院依法酌定赵女士按照每月1500元的标准按月给付赡养费。

父亲去世,遗产全部留给了后老伴儿。于是,为了争夺12间房屋的继承权,张先生将由保姆变继母的赵女士诉至法院,而赵女士则指责张先生不赡养父亲才得此下场。近日,密云法院经过审理,最终将1间房产判予张先生继承,其余11间则归赵女士所有。

一审法院认为,父母如存在消极抚养、疏忽关爱的行为,将受道德谴责与法律责罚,但是不能据此免除子女基于血缘关系向父母承担的法定赡养义务。综合考虑父亲的收入状况和三个儿子的经济情况,判决兄弟三人每人每月向父亲各自支付赡养费800元。二审维持原判。

近两三年来,老齐夫妇身体每况愈下,两人每月百余元的老年津贴和每年1200元的土地转包收入,根本负担不了住院治疗的经济重担。而亮子一直在外打工不回家,无奈之下,两位老人只好申请法律援助,一纸诉状将儿子告上法庭。诉状中,二老要求其支付每人每月赡养费500元以及医疗费的六分之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