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郁内热失音症验案

中医藏象学认为人体脏与腑的关系非常密切。形态结构上脏与腑通过经脉相互络属,一阴一阳,互为表里。生理上气化相通,精气互生。脏精输于腑;腑气通于脏。病理上相互影响。脏病及腑,腑病及脏,脏腑同病。治疗上密切配合。脏实泻腑,腑虚补脏,脏腑同治。

中风病的六大发病因素虚、火、痰、风、气、血中,“瘀血阻滞脑络”为其病理关键环节。或因精虚血不充、血少而行迟为瘀;或因气虚行血无力而为瘀;或因嗜食肥甘,恣好烟酒,脾失健运,痰湿内生,阻滞脉络致痰瘀交夹;或因痰生热,热生风,风助火热,燔灼津血而为瘀;还可因肝肾阴虚、肝阳上亢、生风生火而致瘀。总之,瘀血内阻脑窍是贯穿中风病始终的基本病机。概括为四期六证。四期即中风先兆期、急性发作期、病中恢复期、疾病后遗期;六证,即肝热血瘀证、气虚血瘀证、痰瘀阻窍证、瘀热腑实证、颅脑水瘀证、肾虚血瘀证。

症状:小便不通,泛恶呕吐,皮肤瘙痒,头晕头痛,目眩,手足搐搦,烦躁不安,舌暗红,苔黄燥,脉弦数。

王某,女,47岁,1988年3月24日诊。诉咽干、音哑2天。于2天前因生气郁怒后,自觉咽喉内有异物,欲咯不出,喉中干燥而梗塞,继则声音嘶哑,说话困难,发音不清,心烦,失眠,便干便难,3天解1次。脉弦细数,舌质红,苔薄白微燥。

人至老年,气血已衰,津血同亏,脾胃功能减退,肠道运化功能衰减,所以老年人多有肠腑功能失调,或有便秘,或大便溏泻,因此在治疗老年心血管病时应顾及于此,才能收到好的治疗效果。古人在《内经》时代就总结出了“魄门亦为五脏之别使,水谷不得久藏。”

肝热血瘀证

病因病机:浊毒炽盛,化热而耗伤阴津,阴虚阳亢,虚风内动。

诊断:失音(肝郁化热,腑气不通)。

肺心病

多见于中风先兆证期,即中风早期证候。症见头痛、眩晕或目涨面赤,心烦躁急,肢体麻木,或短暂性语言謇涩,或一过性肢瘫无力,大便秘结,或排便不爽。舌质红黯,或舌下散布瘀丝、瘀点,脉象弦滑或细涩、弦硬。

治则治法:平肝潜阳,息风化浊。

治则:清热润燥,通腑泻热。沙参麦门冬汤加减:沙参20g,麦冬15g,天冬15g,射干15g,丹皮12g,栀子12g,白芍15g,金银花12g,连翘15g,生地黄20g,贝母12g,大黄18g。3剂。水煎服。

本病多由慢性气管炎、肺气肿发展而来,表现为病程长、迁延难愈、容易复发等特点。患者多年龄较大,免疫功能衰弱,气血津液已亏,阳邪有余而阴津不足。易感风寒之邪,且多入里化热,病人表现为咳喘不能平卧,咳吐黄色或白色黏稠痰,声高息促,口干,舌质红,苔黄,脉数。临床肺心病合并感染入院治疗者以肺热壅盛者居多,对此证型应以清肺泻热为主,药如黄芩、桑白皮、生石膏、炒杏仁、苏子、瓜蒌、胆南星、葶苈子、枇杷叶等。由于肺与大肠相表里,肺失宣肃往往导致大便秘结,因此在治疗肺心病合并感染而表现为肺热壅盛者,一定要注意病人的大便是否通畅,如肠腑之气不通,则肺气不降,而喘咳难平,因此大便不通者一定要佐以润肠通便之品,如瓜蒌仁、炒杏仁、大黄等,对大便艰结难解者可给予大承气汤口服或灌肠。

病机为肝经郁热,或肝肾阴虚,水不涵木,肝阳上亢,化热灼津伤血为瘀。治宜清肝化瘀通络,自拟清脑通络汤,药用菊花、葛根、草决明、川芎、地龙、水蛭、赤芍、天麻、山楂、磁石、丹参、川牛膝等,大便干结可加大黄。

方药:天麻钩藤饮合大定风珠加减。天麻9g,钩藤(后下)12g,石决明(先煎)18g,栀子9g,杜仲9g,桑寄生9g,牛膝12g,黄芩9g,夜交藤9g,茯神9g,龙骨(先煎)12g,牡蛎(先煎)15g。加减:胁痛、口苦便秘者,加大黄6g,夏枯草15g以通腑泻热;头痛者,加菊花12g,川芎9g以清肝止痛;痰多,加胆南星6g,竹茹9g以燥湿化痰;抽搐甚者,加白芍15g,生地黄15g以滋阴止痉。

3月28日诊:上药服后大便通畅,喉中异物感和口干症状基本消失,发音较前清晰,但声音稍有嘶哑,治疗同原方去大黄,再进3剂,巩固疗效。

慢性心功能不全

气虚血瘀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