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成:炙麻黄10克,杏仁10克,甘草6克,苏叶10克,蝉衣10克,炙枇杷叶10克(包煎),炙款冬花12克,炙紫菀12克,仙鹤草15克,乌梅6克,徐长卿10克。

金殿春,江苏省仪征市中医院主任中医师,扬州市名中医,江苏省中医药学会呼吸病分会常务委员,扬州市中医学会呼吸病分会委员。临证善用经方,自创时方,集诸多名家之精华,疗效确切。擅长治疗肺系疾病和内科杂病。公开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多次获市优秀科技论文奖和科技进步奖。
组成:炙麻黄10克,杏仁10克,甘草6克,苏叶10克,蝉衣10克,炙枇杷叶10克,炙款冬花12克,炙紫菀12克,仙鹤草15克,乌梅6克,徐长卿10克。
功能:祛风散邪、宣肺止咳。 主治:咳嗽变异性哮喘。
用法:每日1剂,水煎取药液250毫升,分2 次口服。
方解:咳嗽变异性哮喘是一种特殊类型的哮喘,无明显喘息、气促等症状,冷刺激、雾霾、油烟等容易诱发或加重咳嗽,近年来发病率逐渐上升。本病临床表现为喉痒咳嗽、刺激性干咳,反复发作,颇符合风邪之“善行而数变”“风盛则挛急”的致病特征。其病理机制为宿痰内伏于肺,遇风邪触发,痰浊与外邪搏击于气道,气机不畅,肺失清肃而致,且本病多正虚邪实,虚实夹杂。治疗上遵循“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原则。因此,金殿春认为,发作期治疗当以祛散风邪、宣肺止咳为大法。方中首选麻黄宣肺,因麻黄辛散温通,既善于宣通肺气之郁闭,又可平上逆之肺气,配以杏仁、甘草则增强止咳平喘功效;苏叶、蝉衣祛风散邪,蝉衣又可解痉;紫菀、款冬花为润肺止咳、下气平喘良药,配以枇杷叶肃肺止咳;仙鹤草苦辛涩平,为止血要药,诸书多云收敛止血,用治本病为金殿春经验用药,因本品能益气补虚,其味兼涩,有收敛作用,用治咳嗽久作,甚则气喘,屡用效验。伍以乌梅、徐长卿为辨病用药,现代药理研究表明,蝉衣、乌梅、徐长卿皆有抗过敏之效。诸药合用,祛风宣肺,升降相因,开合相配,标本兼顾。
加减及备要:胸闷、舌苔白腻者,加砂仁5克;舌苔黄腻者,加全瓜蒌10克、冬瓜仁30克;干咳者,加当归15克;咽痛加玄参10克。本病缓解期治疗当调补肺脾肾三脏,意在提高自身免疫力,巩固疗效,使“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组成炙麻黄10克,杏仁15克,荆芥15克,苏叶15克,五味子10克,陈皮10克,桔梗15克,僵蚕10克,蝉衣10克,红花5克,全蝎2克,黄芩15克,甘草10克。

晁恩祥,男,1935年生,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中日友好医院中医呼吸内科专业首席专家。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全国“优秀中医临床人才研修项目”指导老师、中医药传承博士后合作导师、北京市第二届“首都国医名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擅长以中医、中药为主,中西医并重治疗慢性咳嗽、支气管哮喘、慢性阻塞性肺疾病、肺间质纤维化、呼吸衰竭、流行性感冒及肺部感染性疾病以及中医内科、老年病、疑难病等。

功能:祛风散邪、宣肺止咳。

功能疏风利咽,宣肺止咳。

中日友好医院教授晁恩祥是“首都国医名师”。他从医50余年,学验颇丰。创新“风邪”理论,继承“通法”理念,创立并发展了中医肺系病和急诊学科;针对“非典”、“甲流”等传染病,重视“温邪上受、首先犯肺”,提高了中医药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的作用;注重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治未病思想,倡导“调补兼施,扶正祛邪”,为诊治疑难病和老年病开拓了新途径。笔者在此仅简要介绍其从风论治咳嗽变异性哮喘经验。

主治:咳嗽变异性哮喘。

主治喉源性咳嗽。症见咽痒即咳,干咳少痰,甚或数周数月不愈,或咳甚者兼有喘鸣。多见于上呼吸道感染后遗留的咳嗽,慢性咽炎复感外邪久咳不愈,也可见于变异性气管炎。

溯本求源正名

用法:每日1剂,水煎取药液250毫升,分2 次口服。

用法水煎服,日1剂。每剂水煎2次,共取汁400毫升,早晚餐后分服。

咳嗽变异性哮喘又称隐匿型哮喘或咳嗽型哮喘,是一种以咳嗽为主要临床表现的特殊类型的哮喘,在中医传统著述中未见完全对应之病名;对咳嗽近代多尊崇《景岳全书》辨外感和内伤之法治疗。但晁恩祥于临床中,观察到有一类咳嗽异于风寒、风热或风燥,仅见咳嗽,病性平和,具有风证特点,并从风论治,收得良效。

方解:咳嗽变异性哮喘是一种特殊类型的哮喘,无明显喘息、气促等症状,冷刺激、雾霾、油烟等容易诱发或加重咳嗽,近年来发病率逐渐上升。本病临床表现为喉痒咳嗽、刺激性干咳,反复发作,颇符合风邪之“善行而数变”“风盛则挛急”的致病特征。其病理机制为宿痰内伏于肺,遇风邪触发,痰浊与外邪搏击于气道,气机不畅,肺失清肃而致,且本病多正虚邪实,虚实夹杂。治疗上遵循“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原则。因此,金殿春认为,发作期治疗当以祛散风邪、宣肺止咳为大法。方中首选麻黄宣肺,因麻黄辛散温通,既善于宣通肺气之郁闭,又可平上逆之肺气,配以杏仁、甘草则增强止咳平喘功效;苏叶、蝉衣祛风散邪,蝉衣又可解痉;紫菀、款冬花为润肺止咳、下气平喘良药,配以枇杷叶肃肺止咳;仙鹤草苦辛涩平,为止血要药,诸书多云收敛止血,用治本病为金殿春经验用药,因本品能益气补虚,其味兼涩,有收敛作用,用治咳嗽久作,甚则气喘,屡用效验。伍以乌梅、徐长卿为辨病用药,现代药理研究表明,蝉衣、乌梅、徐长卿皆有抗过敏之效。诸药合用,祛风宣肺,升降相因,开合相配,标本兼顾。

方解喉咽直连气道,为肺之内窍,外邪袭咽,极易累肺。故临床既有咽喉不利之症又有肺系咳嗽之症。风性善行数变、最易致痒,风寒或风热侵之,又易沿喉咽顺下犯肺。如风邪偏盛,可致咽喉不利,咽痒较甚,并致肺失宣发,咽痒即咳。其特点是咽痒必咳,不痒不咳,干咳少痰。显然,咳源于风邪所致的咽痒、咽喉不利,其引发咳嗽的病变核心不在肺而在喉咽,故也称喉风咳。本病之咳,为风邪滞留咽喉累及气道而成,故疏风利咽是其基本治法。方中麻黄、荆芥、苏叶,疏风散寒,宣降肺气,再合五味子,一散一敛,宣敛有制,既防发散太过,又避敛肺留邪,而止咳之力大增;僵蚕、蝉衣、全蝎、红花,疏风化痰,活血利咽,解痉止咳;陈皮、桔梗、杏仁、甘草,化痰利咽,宣肺止咳;方中黄芩,一防散寒药之温燥,二防外邪入里化热,三是五味子酸温敛肺止咳,以黄芩苦寒清肺降泻而佐之。正如《医学启源》“主治心法”所说:“凡嗽,以五味子为君……有热无热,俱用黄芩为佐。”全方疏风利咽、宣肺止咳,治咳不重宣肺,而重在疏风利咽。疏风散邪以除致病之因,疏风、化痰、活血利咽以直达病变之所,与病因病机颇为合拍,故其效也佳。

此病以咳嗽良久阵作,咽痒即咳,突发突止,连续咳嗽,剧则气促,无痰或痰少,咽中不适,苔薄白,脉弦浮为证,与风证似,故命名“风咳”。追根溯源,《礼记》载有“季夏行春令……,国多风咳”,至《诸病源候论》阐述十咳,“一曰风咳,欲语因咳,言不得竟是也”,其后方为寒咳、支咳、肝咳、心咳、脾咳、肺咳等;后世,明·秦景明《症因脉治》中亦有“伤风咳嗽,即咳嗽的一种,又称风嗽。”

加减及备要:胸闷、舌苔白腻者,加砂仁5克(后下);舌苔黄腻者,加全瓜蒌10克、冬瓜仁30克;干咳者,加当归15克;咽痛加玄参10克。本病缓解期治疗当调补肺脾肾三脏,意在提高自身免疫力,巩固疗效,使“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加减咽干而痒,加玄参15克、麦冬15克、细辛3克;咳甚而喘者,加地龙15克、桑白皮20克;痰黏不易咳出者,加知母15克、沙参15克;咳黄痰者,去麻黄、苏叶,加银花20克、栀子15克、瓜篓皮20克;顿咳甚者,加白前9克、百部9克、地骨皮15克。

晁恩祥认为“风咳”乃以咳嗽为主,多无痰或少痰。干咳可突然发作,出现阵咳、顿咳、甚至呛咳。亦或难以抑制的刺激性、挛急性咳嗽,或伴鼻塞、流涕、鼻痒或咽痒。痒即引发咳嗽不止;并因过敏因素,如冷风、油烟、异味、污浊空气等诱发,存在气道高反应性。结合目前西学,将“风咳”与咳嗽变异性哮喘、感染后咳嗽和变应性咳嗽等病名相链接。

刘文峰,男,生于1939年。第四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擅长治疗糖尿病及其慢性并发症、呼吸系统疾病、消化系统疾病、心脑血管病等内科疑难杂症。主持的科研课题“疏肝清热活血化瘀法治疗2型糖尿病的临床和实验研究”荣获天津市科学技术成果奖、天津市卫生局科技三等奖。曾参与著书2部,发表论文20余篇。

衷中参西释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