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房东应当提供具备安全居住条件的房屋及设施,并加强对房屋使用人的日常监督和管理,但在承租人可以轻易到达屋顶的情况下,却未对南北方的屋顶设置任何护栏。故怀柔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酌定房东高某承担20%的赔偿比例,应赔偿肖某家属14.9万余元。

2015年3月9日,彭先生被发现死于天河区长兴路出租屋浴室内。根据民警、法医的推断,彭先生死亡时间约为3月6日。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长兴派出所于2015年3月9日出具《死亡医学证明书》,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于2015年5月11日出具《鉴定意见书》,确认彭先生死因为一氧化碳中毒。

法院指出,洪某作为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其应当意识到案涉热水器应安装在室外或者能够保证空气流通的地方,同时热水器和煤气瓶不应该近距离放置,然而洪某却将案涉热水器安装在卫生间内并将煤气瓶近距离放置,而且事发当晚其在洗澡时将门窗紧闭,并没有注意保持卫生间内的空气流通。因此,洪某的死亡主要是由于其对自身安全疏于防范,对危害结果的发生应当预见而没有预见所致,故洪某本人应对其死亡结果承担主要责任。

租客深夜从屋顶摔下身亡

房东娥姐则认为自己十分冤枉,娥姐辩称出租屋内的热水器、煤气罐并非由自己提供,而是彭先生承租房屋后自己安装。另外,由于彭先生承租后更换了房屋门锁,所以娥姐在房屋出租后便再没有进入该房屋,对热水器的情况不知情。因此,不存在过错,彭先生的死亡与自己并无因果关系,不应承担人身损害赔偿责任。

根据派出所的调查可知,事发时洪某使用的煤气热水器及煤气瓶是其租住案涉房屋后自行购置和要求被告李某帮忙安装的。

因认为房东没有为租户提供安全的居住环境和设施,应对肖某的死亡负全部责任,肖某的家属将房东高某起诉至法院,索赔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等损失共计93万余元。

图片 1

综合上述情况,法院认为李某未能对案涉出租房卫生间的设置履行合理的安全注意义务,在协助洪某安装案涉热水器的过程中也未能尽到适当的谨慎注意义务,因此李某应对洪某的死亡事故承担次要责任。结合洪某与李某的过错程度等因素考虑,法院酌情认定李某应对洪某的死亡事故承担20%的赔偿责任。

肖某为了方便上班,在怀柔区某村的一处民房内租住。去年6月6日晚,在出租屋内,肖某与老乡一起吃了晚饭,几人均没有喝酒。次日凌晨,肖某在与妻子视频通话的过程中,不慎从出租屋屋顶摔落,被房东发现后紧急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

娥姐作为出租人,应当向出租人提供安全居住的房屋。广州装修网了解到结合本案热水器的使用年限和安装情况,以及死者彭先生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没有尽到充分注意义务的情形。法院认为娥姐应对彭先生的死亡承担50%的责任,判决娥姐赔偿张婆婆物质性损失34万元。

最终,法院判决被告李某向两原告支付因洪某死亡事故而造成的人身损害赔偿款134205.64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